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惊 蛰

      黄耀红

      整个冬天,天空都很安静,连飞鸟的影子也极少见到。

      时间,仿佛被无数灰色的云朵注视,被一种期许和信念的光注视。直到有一天,那安静的时光终于被一场乍暖还寒的春雨濡湿。

      天空开始了沉思。他始终记得,大地之下还是一个沉睡的世界,它属于百虫。

      与人的世界相比,虫的世界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

      几乎没有人在意虫的一生,更不会在乎它的告别与归来。

      天空,显然不会是这种格局。在它眼里,春天的唤醒关乎众生。草木,百兽,蝼蚁,无不与人类一视同仁。

      终于,天空像神话里的盘古,凭借它蕴积了一个冬天的力量,以闪电驱散沉默,以雷音震荡山川,让一声尖厉的啸叫穿过地层。

      这一声惊天的霹雳,就是惊蛰。

      惊蛰,汉代以前称为“启蛰”,以避汉景帝讳而更名。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也是春天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蜇者,动物入冬藏伏土中,不饮不食;惊者,春雷惊醒冬眠的动物。

      暖风是春天的提醒,惊蛰则是春天的雷音。当惊蛰的雷声响起,你会豁然敞亮:原来,没有哪一个季节只有一副面孔,就像没有哪一种生命只存在一种可能。

      春天有细雨润花的阴柔,亦有云天炸裂的阳刚;有俯首低眉的切切呢喃,亦有金刚怒目的石破天惊。

      “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此为古人所描述的惊蛰三候。

      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没有桃花盛开的春天。那不只是不完整,简直就是失去了春之魂。

      记忆中的那爿乡间老屋,黑瓦泥墙,简陋潮湿。然而,就在低矮的灶房屋角处,每年都会如期盛开一树桃花。那么明媚,那么深情,仿佛是春之女神以她的画笔点染于斯,让一屋贫寒上绽放出一角欢娱和憧憬。

      或许,一个乡间孩子的审美,就从一棵桃花那里启蒙吧?

      桃花开过,是杏花。杏花春雨里,黄鹂开始歌唱。那歌声,没有杜鹃的哀怨,只有花间的清新。仓庚者,黄鹂也。与惊蛰的雷音不一样,黄鹂是春天的歌者,一个作词作曲演唱的全能歌者。

      鹰化鸠,为惊蛰的第三候。鸠者,布谷鸟也。古人见此鸟,以为老鹰所化。相对于黄鹂鸣叫,布谷声音里多了一份催春的节奏。

      当“布谷——布谷——”的声音在云天外响起,我们的心里是否也漾开一片烟雨水乡?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