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像牛那样好好干(百年风华正青春·那一年,我入了党)

      邓文慧

      牛年新春,岳麓山下,师生相聚,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老师开玩笑对我说:大邓,毕业那时,组织上没有批准你入党,你没有“记仇”吧。

      知道老师玩笑中富含真情,我岂敢忽悠,认真回答:记得离校前夕,您特意教导我,一定要好好干,即使到乡政府搞计划生育,也要像老黄牛那样好好干。参加工作20多年来,我一直感恩您的教诲。您瞧瞧,我从沩山来,带着野花香,种在麓山下,等待花早开!山花烂漫,仇从何而来呀。

      一群理工男不禁笑哈哈,老师忙解释:你们别看他唱得那么轻巧,大邓真的像一头牛!你们虽是工科生,但他更适合干社会工作,当年我是故意激将,逼他去农村一线锻炼,他有今天的样子,看来孺子可教也!

      老师,您说对了,我真属牛,就是一头养在乡村的牛。我回话。

      又红又专,是长辈对我从小的要求。刚进大学门,我就向组织递交入党申请,4年过去,却没能跨进党的大门,毕业时灰不溜秋。带着一份失意,我犟着离开长沙,赌气弃“工”从“农”,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用“牛"之地,自荐到郴州北湖区郴江镇当一名乡干部。

      报到第一天,镇党委书记出了一道考题:三天之内写出一篇关于农村思想政治工作的思考,不少于四千字。在“大人”们的指导下,我从《湖南通讯》《湖南宣传》《当代党建》等素昧平生的杂志中寻找素材,又请教当了几十年村支部书记的舅舅,苦战两天两夜,终于提前一天手写交卷。

      不久后,书记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是全区第一个分配到乡级政府的本科生,镇党委研究,安排你任党政办主任,要尽快熟悉情况,多接地气少点书生气。入党问题,过去归零,重新申请。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书记的关心,令我颇受鼓舞。我白天主动进村入户,参与纠纷调解、计划生育、流动人口管理等事务;晚上关掉BP机,专心写材料或学习。休息时间,创作政府的宣传专题片和乡镇企业的广告词,策划主持各类活动,帮忙书写村里的宣传标语,操劳同事家的红白喜事。镇政府的上百号人,都说我像头牛,有使不完的牛劲。

      两年后,镇党委推荐我到区委组织部跟班学习,对我的培养同步推进。那年金秋,区委提拔我到江口乡任非党副乡长。见我高兴之余有些困惑,书记教育我:组织把你放在党外也是培养你,必须服从安排,经受住考验。江口乡是贫困山区,要既当老黄牛,又当拓荒牛。

      江口乡位于郴江河的源头。9月底,我乘坐中巴车,沿着弯弯的泥巴山路“步步高升”,低头是清澈郴江,仰望是满目荒凉,一路都是黄尘满天,40多公里耗了近两个小时,到达海拔800多米的乡政府,早已垢面蓬头。

      乡党委书记在会上宣布:新来的邓乡长,领导班子中最年轻,负责天下第一难事计划生育。未成家,无后顾之忧,驻全乡最偏远最分散的龙广洞村。农村秋收已毕,趁热打铁,国庆节不休息,全体干部进村收粮,明天从龙广洞村开始,由邓乡长负责统筹。

      乡党委“用心良苦”,安排我与乡党委组织委员同住一间“绿色环保”的木板瓦房,踏上去吱嘎声响,阳光穿透屋顶,在地板上散满光圈,窗外是波光粼粼的郴江。

      组织委员告诉我:他从另外一个山区乡过来,离开这里50多公里,妻儿还在那边。江口乡是6个山区乡镇中生活条件最好的。我们两个铺床的地方是不会漏雨的,请放心。我在城乡落差中感受到一丝丝同志间的暖意。

      第二天下午,粮站的货车坏在路上,几百袋装好稻谷的麻袋堆在龙广洞村海拔1100多米的山巅路边,连绵数百米,象是一排排战壕。夜幕降临,苍山如海,残阳似血,秋风习习,我顿生凉意。村支书看出第一次进村的我,脸上有愁状,便安慰我说:晚上你睡我家,我在这里守着。我说:我陪你。晚饭后月明星稀,我俩幕天席地,海阔天空聊起来,但我很快就呼呼大睡了。半夜醒来,我发现村支书在来回巡逻。

      龙广洞是革命老区,郴州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就建在这里,800多口人,18个自然村落布置在海拔800米至1200米、方圆15平方公里的骑田岭上,大部分村落都没有通公路。村民用的是自己发的低压电,晚饭时开灯看不到夹菜,午夜开灯要烧掉灯泡。村支书家的土坯房是父辈留下的,儿子辍学在家,女儿读初中,除种稻谷红薯和养猪外,仅有每月80元的村干部工资。村主任家也是解放前的土坯房,两层,楼下圈牛圈猪,楼上住人,木地板有很宽缝隙。

      那几年的农业税收缴和计划生育工作,是敏感的“三农”话题。但在江口乡工作的三年,我收获了龙广洞村每年的农业税和统筹款收缴的全乡第一,计划生育工作全区前列。党委书记对我说,龙广洞村相继开通了程控电话,拉通了高压电,建了村民活动中心,这都是破天荒的大事啊!你还在省市报刊上发表了多篇文章,让龙广洞村名声远扬,有远见啊!你虽然人土气了,但思想成长了,乡党委马上向区委组织部报告,早日把你拉进党组织来。

      非党员副乡长三年任期期满,在乡镇工作五年后,经组织近十年培养考察,2002年12月,我在农村一线加入中国共产党。了解我故事的人,说我成了一头“红牛”。

      后来,我沿郴江北上,进郴城到长沙。虽然离开了乡村,但感觉自己仍是偶尔进城的乡里伢子,浑身是泥土味,偏远山村的贫困状况,可爱的父老乡亲,乡村干部的淳朴一直令我魂牵梦绕。

      2015年底,全国脱贫攻坚战号角吹响,我主动请缨到宁乡市沩山乡沩水源村任第一书记,2017年底沩水源村实现整村脱贫。

      在扶贫的三年里,我白天忙于具体事务,晚上思考得失,把认为有意义的人和事记下。我想,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参加精准扶贫这一伟大事业,解决的都是农村平平淡淡的琐事,接触的都是和自己亲友一样的平平凡凡的群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我不写,又还要谁来写?我要为盛世而歌,为父老乡亲而写。2018年底,25万字的《沩水源长——一名扶贫干部的扶贫日记》公开出版。

      沩山苍莽,沩水源长。扶贫已攻坚,乡村正振兴。湘江北去,不辞昼夜,平生发愿,甘为党的老黄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