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听它们追忆峥嵘岁月

  •   两棵板栗树所在的这片土地,见证了秋收起义等重要历史时刻。  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供图   两棵板栗树所在的这片土地,见证了秋收起义等重要历史时刻。  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供图
  •   木屐陪伴何叔衡走出家乡,走遍瑞金,见证了他的壮烈人生。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禹 通讯员 王彩 摄影报道   木屐陪伴何叔衡走出家乡,走遍瑞金,见证了他的壮烈人生。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禹 通讯员 王彩 摄影报道
  •   周之翰烈士的手稿真迹《石壁吟》。望城区档案馆供图   周之翰烈士的手稿真迹《石壁吟》。望城区档案馆供图
  •   这封信(左)是杨展烈士1938年秋给父亲杨开智写的最后一封信。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邹麟 摄   这封信(左)是杨展烈士1938年秋给父亲杨开智写的最后一封信。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邹麟 摄

      编者按

      红色革命文物是历史、是记忆、是传统,是新中国的重要文化基因,也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底色与底气。那些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征途上留下的有形或无形的印记,都是前行路上值得珍视的精神财富。时光荏苒,这些文物因传承而显得生机勃勃;历久弥新,“红色”在创新中更加光彩熠熠。当下,全国掀起党史学习教育热潮,本报刊发一组报道,挖掘红色文物背后的故事,听它们追忆先辈们的峥嵘岁月。

      毛主席种的两棵板栗树,104岁了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颜开云 通讯员 黄康

      在浏阳市文家市镇湘龙村铁炉冲的小山坡上,两棵被护栏保护起来的板栗树在满山的树木中显得格外打眼。1917年寒假,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求学的毛泽东来到文家市走访学友,考察社会民情和地理环境,并在离开前亲手栽下了两棵板栗树。

      一百余年来,铁炉冲的山坡虽多次被反动派放火烧过,但两株板栗树都得以幸存。1967年,浏阳县人民政府将这两株板栗树列为革命文物树,并设立文物保护碑。在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呵护下,两棵板栗树依然根深叶茂、果实累累,象征着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

      毛泽东曾三次来到文家市

      毛泽东从青年时代就十分重视调查研究。在1917年寒假,毛泽东以关注家国天下的崇高担当和怀着对农民的深厚感情,在文家市的陈绍休等人的陪同下来到浏阳,开展长达20余天的社会调查活动。一行人从长沙步行出发,经永安、过江背、歇跃龙、入县城,直奔文家市,最后住在铁炉冲陈绍休家。

      据《浏阳市革命斗争史》(1921—1949)记载,离开浏阳的前一天,毛泽东与陈绍休等决定上山栽树以作纪念。毛泽东认为,板栗树根深叶茂,不畏风雨,寿命长。他们拿来锄头,从后山移来两株板栗树苗。毛泽东亲自挖坑、植树、培土、浇水,栽下了这两棵板栗树……

      “毛泽东在文家市游学期间,考察了两所学校、五座寺庙,登上了六龙山、高升岭、天子冈、铁岩关等周边高山,对当地的风俗民情、山川地貌有深入的了解,这为后来再到文家市打下了伏笔。”在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工作了30多年的马海鹰说。

      包括1917年的这次游学,毛泽东先后共三次造访过文家市,与这座湘赣边界小镇结下了不解之缘。

      1927年9月19日,秋收起义部队会师文家市,在里仁学校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当机立断作出放弃攻占大城市,向敌人统治力量薄弱地区进军的战略决策,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新道路,开启了中国革命的崭新篇章。

      1930年8月20日,毛泽东与朱德率领红一军团来到文家市高升岭,将盘踞在当地的国民党军阀戴斗垣一个整旅5000多人全部歼灭,这是红一军团成立以后的第一次胜利,史称“文家市大捷”。

      两棵板栗树所在的这片土地,见证了这些重要的历史时刻。

      两棵板栗树为后人“讲述”百年风华

      时光如流水,弹指百年间。当时有人问毛泽东:“你离家这么远,种这个干什么?”毛泽东笑着说:“前人栽树,后人吃果嘛。”事实如此,正是有了革命先烈付出的生命和鲜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吃果的后人,一直没有忘记种树的“前人”。

      据文家市镇相关负责人介绍,1956年起,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曾先后多次给毛泽东寄去这棵树上结的板栗,毛泽东收到之后很高兴,还嘱咐工作人员写了回信。

      但过了几年,乡亲们例行寄去的板栗被全数退回,并附来回信,毛泽东表示接受铁炉冲人的一片心意,但村里也不富裕,板栗不要再寄来,留着自己吃。

      村民们感恩毛泽东对他们的牵挂,毛泽东给村民写的回信,至今仍被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收藏。

      这两棵板栗树现在是104岁“高龄”了,但仍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一双木屐见证初心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禹 通讯员 王彩

      春雨绵绵,松涛簌簌,记者来到长沙最西部山区的宁乡沙田,走进了矗立着丰碑的红色圣地——何叔衡故居。

      这是一座土黄色围墙、黑色瓦片覆顶的农家院落,始建于1785年,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走进庭院,触摸着老式雕花床、坐桶、长凳,这些都是有100多年历史的实物。而在一间偏房里,一双看似普通的老木屐被陈列在玻璃展柜中。

      木屐陪伴何叔衡走出家乡,走遍瑞金,见证了他从一个清未秀才,升华为革命志士的磅礴人生。

      与毛泽东相识于长沙,两人志同道合成为忘年交

      湖南多雨,山区湿滑,类似这样的木屐称得上是一种雨具。每逢雨雪天,或者潮湿地滑,村民们穿上干净的布鞋,再套进木屐出门,防水、防滑又暖和。

      老木屐的样子十分土气,却很实用。这一特点恰似它的主人何叔衡,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位,两撇硬黑的八字胡,外表质朴无华,却对党尽忠、为民尽责,在苏区被誉为“反腐先锋”“红色管家”,直至兑现“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

      窗外风声萧萧,似乎在声声呼唤着那位“忘家客”。1913年,何叔衡告别妻子儿女,义无反顾地走上革命道路。

      1914年,何叔衡与毛泽东相识于长沙,两人志同道合成为忘年交。1918年,何叔衡与毛泽东、蔡和森等组织成立新民学会,何叔衡任执行委员长。

      故居有一间横堂屋,曾是何家吃饭和待客之处。1917年,毛泽东、萧子升一路游学来到何家,白天,何叔衡召集附近几十名贫困农民与毛泽东进行座谈。晚上,三位才俊点起油灯促膝长谈,探讨中国未来之出路。

      中共一大代表平均年龄28岁,45岁的何叔衡最年长

      1921年6月,何叔衡和毛泽东悄悄坐船离开长沙,前往上海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共一大代表平均年龄28岁,45岁的何叔衡最年长。

      “身上征衣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生合是忘家客,风雨登轮出国门。”1928年,何叔衡远赴莫斯科时,即兴改写陆游诗作。为了寻求真理四海为家,“忘家客”成了革命先辈们的真实写照。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成立,何叔衡被选为中央政府执行委员,成为了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最重要的工作助手之一。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主力红军开始长征,何叔衡奉命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1935年2月,在福建长汀被敌人围困,他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何胡子是一头牛,是一堆感情。”毛泽东夸赞何叔衡像牛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党工作,还评价说:“叔翁办事,可当大局。”

      如今,这双老木屐带着不忘初心的淳朴原色,蕴藏着牢记使命的忠诚信仰,宁静安详地回到先烈故里。

      手稿真迹抒发家国情怀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朱华

      “长沙城北湘江东,山丘起伏水淙淙,中有破屋号石壁,吾家世代居其中……主人身如石壁之健,心如石壁之坚,暮读古今书,朝治园与田,饥食山芋,渴饮清泉,留心大自然之好景,自食其力而乐天。”发黄的纸上笔迹流畅刚劲,一首《石壁吟》展示出作者心志坚毅、爱国爱家的情怀。这就是周之翰烈士留下来的真迹。

      在学校学习勤奋,成绩优秀

      “这份真迹原来放在周之翰老宅中,因为老宅荒废已久,没人居住,发现时岌岌可危,所幸此份手稿被周之翰家人框裱了起来,挂在了墙壁上,受潮不严重,保存较好。”湖南省方志专家库专家钟铁球介绍,去年望城区对周之翰故居进行修缮,为避免手稿遭到破坏,就转移到了望城区档案馆内进行妥善保管。

      “这些都是他在长沙时期留下的真迹。”钟铁球表示。得到妥善保管的还有十余本周之翰读过的书,上面也有其阅读后留下的批注和感悟,比如“留此精神到后来担当事业,蹉跎岁月问何日报答君亲”“欲除烦恼须忘我,历经艰难好作人”等,字里行间传递着烈士当时报国报亲恩的满腔热血和勇于担当的忘我精神。

      周之翰1921年12月29日生于长沙县临湘镇石壁脚(今望城区桥驿镇洪家村),兄妹4人,尽管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但父母亲还是想方设法让周之翰读了10年的书。周之翰天资聪颖,在学校学习勤奋,各门成绩都很优秀,尤其作文文理通顺,立意新颖,很受老师推崇,文章、诗词经常被作为范文在班上朗读。

      1936年,周之翰从学校结业回家,在蔡家屋场教私塾。这时周之翰更多地接触了社会,也更广泛地涉猎历史知识,他常和好友一起谈古论今,每每谈到当时的国内形势,无不表达出深深的忧虑。这期间就留下了保留至今的《石壁吟》并以周石壁自名。“诗中可以看出周之翰对家乡的深情,以及对太平盛世的渴望。然而此时的中国内忧外患,血性男儿岂能苟安?”

      加入党组织,展现了出色的组织能力和领导才能

      在姑父、地下党员盛炳章那里,周之翰接触到了很多新思想,经过培养、考察,1938年4月,他由铜官地下党组织吸收入党,随后他陆续发展佘博心、陈启万、周桂和、黄碧光(女)等加入党组织,展现了出色的组织能力和领导才能。1938年7月,周之翰担任铁石党支部书记。1938年8月周之翰被推荐去延安。钟铁球说:“由于是长沙县委选送的,又是基层党支部书记,持有徐特立标有‘兄’字的介绍信,直接由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安排到陕西洛川县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随后安排到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抗大第六大队)学习。”

      结业后周之翰被分配到八路军129师386旅,到连队后,他完成了从一名热血青年到革命战士的彻底转变。386旅抗日战争时期打过多场著名战役,1948年洛阳战役中,周之翰在战场受伤,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年仅27岁。

      她是百万牺牲者之一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任波

      长沙博物馆(以下简称“长博”)的展品中有一张写着字的泛黄纸片,这张貌似普通的纸片,1994年由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确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这是一封不足80字的短信:“父亲大人:我决即刻赶五点钟的快车。有同学刘觉仙为伴。她邀我到她家(在浏阳乡下)去玩两天,我打算到她家住两天即回板仓。今天天雨又有伴,安全之致。不必挂念了。敬祝健康!展儿上 八,十九。”

      信上的“展儿”就是毛泽东夫人杨开慧的嫡亲侄女,名叫杨展。这封信是杨展烈士1938年秋给其父杨开智写的最后一封信。

      毛泽东《论持久战》引用湖南学生杨展的话

      1938年7月首次出版的毛泽东《论持久战》中论及妥协倾向的社会基础时,曾提到:“有个学生从湖南写信来说:‘在乡下一切都感到困难。单独一个人作宣传工作,只好随时随地找人谈话。对象都不是无知无识的愚民,他们多少也懂得一点,他们对我的谈话很有兴趣。可是碰了我那几位亲戚,他们总说中国打不胜,会亡。讨厌极了。好在他们还不去宣传,不然真糟。农民对他们的信仰当然要大些啊!’”进入毛泽东笔下的这位湖南学生是何许人也?其信为什么能引起毛泽东的如此重视,并进行成段摘引?这个学生就是杨展。

      杨展是杨开慧胞兄杨开智的长女。她出生于1920年10月26日,6岁就读周南女中附小,毕业后升入周南中学。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杨展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她才17岁。

      延安是有志青年向往的革命圣地。1938年夏天,毛泽东写信鼓励杨展去延安,杨展立即同父亲杨开智商量,但并未说服父亲。当年八月十九日,她写下了这样一纸短信,说自己要去浏阳乡下刘觉仙同学家玩。实际上杨展邀了罗曼仙等同学经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介绍,前往革命圣地延安。

      长沙和平解放,父亲才知女儿已牺牲

      1941年秋,日军对晋察冀边区发动野蛮残酷的“铁壁合围”大“扫荡”。在紧急转移中,山高路陡,杨展为掩护身体病弱的同志快速撤离危险境地不幸失足坠崖。当队长和通讯员摸到崖底找到她时,她满脸血污,昏迷不醒。队长将水壶里的水喂给她喝时,她好不容易微睁眼睛,声音微弱地说:“队长,你不要管我,去照护大队同志吧!”“我不行了,不能和同志们一起转移了,我死了,请你把情况告诉党和同志们。待抗战胜利了,请转告我的父母。”就这样,这个青春似火、爱笑会吹口琴的长沙姑娘,将自己短暂的一生献给了民族解放事业。

      1949年8月5日,长沙宣布和平解放。杨开智向毛泽东拍发电报告知家中情况,并询问大女儿杨展的情况。过了5天,也就是8月10日,毛泽东回电了。毛泽东首先对杨老夫人(即杨开智、杨开慧之生母)尚健在表示祝贺,接着告诉杨开智、李崇德夫妇:“展儿于8年前在华北抗日战争中为国光荣牺牲。她是百万牺牲者之一,请你们不必悲痛。”毛泽东电报中说的话,表达了伟大领袖对为革命光荣牺牲的中华优秀儿女的哀思,给予他们崇高荣誉。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