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星城桂花雨

      邹静婵

      凉了?凉了。清晨的黏稠热意切换成初秋薄薄的清冷,微风轻拂,掸去了一层层的炎热,意犹未尽地吹向十月,夏去秋来季节更替的间隙,这一段时间,称得上一年中星城长沙最舒服的日子。时光仿佛慢了下来,所有的绿植通过三季风霜雨雪的积累,终于在秋日里忙碌成一树硕果,而有一种植物却在慢不经意的时间里,悄悄地开花,一树芳华,沁人心脾。

      阳光下,每一片桂花树叶仿佛都乘着一捧剔透的金光,随着风的方向在跃动,光影闪烁,让人移不开眼,可走近定睛一看,宽阔枝叶的层层叠叠中藏着一簇簇一丛丛晶莹可爱的桂花,或金黄或乳白,娇俏的模样,可爱又可怜,正幽幽地吐着芬芳。

      每次路过河西校园里的桂花树前,我总是忍不住驻足良久。望着枝叶繁茂的桂花树,一树的墨绿中藏着一串串金黄色的小花,我想起替父从军的花木兰。花木兰从军12年,已然从小女子的娇俏稚嫩磨炼成了少年的意气风发,而一株金桂从长成再到开花,亦是需要十余年精心养护,从弱不禁风的小小树苗生长成枝叶繁茂的参天大树,其中的艰辛苦楚,想必只有脚下那一方土地才知道。

      桂花树的叶子并不像寻常花叶那般娇嫩,桂花叶宽大且厚实,摸起来又有些粗糙感,不开花的时候,桂花树挺拔的身姿俨然不会被常年青翠葳蕤的针叶松比下去。桂花的花苞小,又藏在错综交织的枝叶中,未盛开时,不容易叫人察觉,等桂花树开了花,一树橙黄,芬芳馥郁,花香四溢,整个人仿佛站在花海中,遥遥地望见花木兰褪去男儿身,对镜贴花黄,一脸的羞涩与无措,一身干劲的戎装初换少女繁琐笨重的襦裙。她坐在铜镜前,几分英气几分娇俏,与桂花树相得益彰,浑然一体,既有少年遗世而独立又含少女的羞涩乖巧,怎叫人不爱呢?

      桂花的花期在中秋节前后,而花木兰远在漠北替父从军,大漠苦寒难耐,那里的秋日没有桂花飘香。可是望着天上的月圆,虽然长沙与漠北相隔几千里,却能看着同一个月亮。我想,家乡的桂花芬芳一定能跨越千里悠然地飘进了花木兰的梦中,梦里,一家人正坐在树下,一边赏月一边吃着团圆饭,不然你看她的嘴角怎么是弯弯的呢?

      不知花木兰醉了吗?反正我醉了,醉倒在每一阵清风拂散桂花香的馥郁里。站在树下,满目的翠绿花黄,细细品味那桂花的香味,因为它实在太好闻了,阵阵清幽直往人的灵魂里钻,那金黄的细小的花儿,在绿叶的衬托下,是极美的。若偶然飘来一场秋雨,便只能叫它更美,仿佛在桂花树上镶上了透明的金黄色水珠,一闪一亮,动人极了。

      十月金桂开,芳香飘千里,惹得江水也躁动。湘江两岸耸立高楼的霓虹灯,倒映在水中似是大厦的根蔓延开生长在湘江,又像是一排排瑰丽独特的蜡烛,在江水中燃烧。星城的夜色里混合着桂花香,令游人沉醉,江面波光粼粼,燃起的水中之烛点亮城市的夜晚,照亮晚归的人。

      一场秋雨一场寒,急急的秋雨拨乱了平静的江面,亦是扰乱了一树桂花的宁静。清晨起来,树下一大片一大片躺着的嫩黄色的柔弱花瓣,欲说还休着秋雨的无情。秋风凛冽,惊得花香四溢,香消玉殒。雨儿滴滴答答,打在桂花树上,花朵应声坠下,并非是雨儿不惜花,而是桂花雨送给人间最美的一帧画面,是留在脑海里关于秋天最温柔又最惊艳怜惜的画卷,一切花情雨意,便在其中了,令人生爱,令人生怜,又令人期待下一个秋日的桂花是不是也会这般无情似有情。

      星城桂花雨,淅淅沥沥。在一场接一场的秋雨里,渐行渐远,又近在眼前,仿佛又能闻到那馥郁的花香,又能听到雨滴打在枝桠上打在花瓣上的声音,润碧与湿翠交叠,又交织着那一抹浅淡到无法浅淡的桂花香,是轻挑慢捻的嘈嘈切切,是哀筝绵弄的声声呜咽。

      桂花怒放、秋雨淅沥、星城夜景,是三幅不同的水墨画,又巧妙地融合在一处。因花结缘,又因花入了画,而往来的游人,都是画家笔下的温柔,轻轻画一条归途,描一道彩虹,忍不住感慨秋天的美好,“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时光倘若再慢些,便撑着伞站在桂树下,静静地聆听桂花花瓣舒展开放的声音,傻傻地看着桂花和秋雨一道幽幽地飘落,美吗?花美人美,星城真美!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