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雪豹的渴望(千年湘绣 五彩沙坪·主题采风征文)

  •   沙坪湘绣文化广场。  邹麟 摄   沙坪湘绣文化广场。 邹麟 摄

      姜贻斌  

      雪豹侧身而蹲,只露出头部和前胸。

      我盯着它那双眼睛,却不明白它到底是在渴望伙伴们的温暖,还是在渴望果腹的食物。我估计两者兼而有之吧。其实无论是谁,只要站在它前面,都能够感觉到它那种强烈的渴望,渴望竟像一道永不消失的光芒。它那双晶莹透亮的眼睛里,在我看来,既充满了一种渴望,又似有几分艾怨。或许,它刚刚在大声地吼叫过,吼声在荒原上不停地回荡,然后又徐徐弱下来,融化在严寒的雪花中。哦,它肯定在呼唤那些不见了踪影的伙伴。也许它还感到几分困惑,因为它怎么也弄不明白,伙伴们为何将它忘记了,忘记在这个四周令人恐惧的地方。

      我仍然盯着它的那双眼睛,它并没有向我发起攻击的意思,它仍然在渴望。渴望已成了它的唯一。除此之外,我还能够感觉到高原上那种凛冽的寒风,寒风吹拂着雪豹的斑斑毛发。毛发的纹理错综复杂,既有白,也有黑;既有灰,也有棕,甚至鼻子上还有一点红。那一点红,则是它显著的标志吧。同时,这多彩的毛发让它在高原上显得独树一帜,似乎让荒原也变得多彩起来。

      无可置疑,凛冽的山风像刀子般钻进了它的肌体,尽管有厚厚的毛发御寒。其实,它已经忘记了寒冷,也忘记了深深刺入肌体的山风。我可以想象,是那种孤独在浓烈地陪伴着它,让它陷于无可言说的处境。雪豹那渴望的眼神,久久地凝视着远方。远方却是无边无际的荒凉,还有陡峭的岩石,纷纷扬扬的雪花。当然,还有大片的格桑花在不断地摇摆,像是对它的一种嘲笑,也似有某种同情。

      雪豹多么希望伙伴们能够逐一出现,开始像几粒杂色的豆子那样,渐渐变大,变成一只只多彩威武的雪豹。它们或从陡峻的岩石下面走出来,或从某个山洞里钻出来。这是一支在寻觅这只单独的雪豹的队伍,它们要把它找回到自己的队伍中。因此,它们的行走一律是迅速的,而表情则是极其地焦虑,它们不断地扫视着这片空荡荡的荒原,那只不幸掉队的伙伴到底在哪里?

      可是,一切却让它失望了,因为寻觅的队伍并没有出现,高原上仍然空无一物,空荡得极其可怕。偶尔,有一头棕熊远远地蹒跚走过,像体态并不规整的毛茸茸的橄榄球。雪豹立即警惕起来,毛发抖擞,却明白孤军作战难以获胜。看见棕熊似乎对它并不感兴趣,警惕性又松懈了下来。尽管如此,这只雪豹并没有放弃渴望,甚至更加强烈了。它仍然在执著地扫视着这片空荡荡的荒原。它似乎要用自己这种强烈渴望的眼神,把伙伴们呼唤出来,然后像飞速的利箭,一头射进伙伴们中间,然后欣喜地相互用毛发磨擦着,伸出四肢跳跃着,欢呼这胜利的一刻终于到来,尽情地获取那种无言的温暖和快乐。那么,伙伴们都到哪里去了呢?难道弃它而不顾吗?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它孤独地偏踞一隅吗?

      高原上呼呼吼叫的寒风、飘飞的雪花、摇曳的花草,在陪伴着它,陪伴着这只孤独的雪豹。其实,它并不需要寒风雪花以及花草,它需要的是伙伴们。而不见踪影的伙伴们,你们究竟都到哪里去了呢?你们难道就留下它孤苦地挑战这茫茫荒原吗?你们难道还没有发现这只孤独的雪豹吗?其实,它是多么渴望跟你们紧紧地站在一起,共同战胜这的难以言说的孤独,战胜这喧闹而又寂静的世界。

      它曾经抬头仰望过浩渺的天空,天宇一片灰色,没有了阳光,也没有了云彩,只有浓厚的灰色笼罩着这片世界,唯有大地上多彩的格桑花还在迎风摇曳。哦,或许那就是希望,或许那就是太阳,或许那就是彩云。雪豹多么渴望能够从那一大片格桑花中,姗姗地走出自己的伙伴,它们激动地用吼叫声来欢呼它,来温暖它,欣赏它战胜了孤独,终于回到了伙伴们的怀抱。

      实际上,我已经融入了这幅作品中,恍惚间,我甚至把它当成了真实,因此我久久地停留在它跟前,似乎这只雪豹就活生生地蹲在我面前。我甚至几次想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它,或是用食物安慰这头来自高原上的雪豹。当我猛然感到这只是一幅湘绣作品而已,我不由莞尔一笑,却又迅速地收起了笑容,用心地体味雪豹的渴望。

      在沙坪湘绣小镇,墙壁上挂着的这幅湘绣作品吸引了我,让我感慨不已。而绣娘那高超的技艺,又让我感到震撼。

      这幅湘绣作品就叫《雪豹》。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