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秋风那头是故乡

      李育蒙

      “秋风吹雨过南楼,一夜新凉是立秋。”对于这湿热的南方天气来说,最先让人感受到秋意的,恐怕就属秋风了。秋风起,所有关于秋的元素,就开始有序地呈现了。

      按照时历,虽然早已是秋天,但是前段时间“秋老虎”持续发力,依旧酷热难耐。带家人去森林公园纳凉,游玩的人不断有叹气声“太热了、太热了”。爬到山顶的瀑布前,父亲说要我帮他拍张照片,突然一阵风出来,夹杂着瀑布的水汽,让人顿觉无比凉爽。父亲说,这才是秋天该有的样子,就着风,就能有丝丝凉意。

      秋风好纳凉,离开故乡湘北多年,相比于故都,现在所在的地方,其实四季并未相当分明,一叶根本不能知秋。有时候甚至是老家寄来的石榴,才提醒自己已经是真正的秋天了。而在这里我唯一觉得秋真的来了的时候,就是那带着丝丝凉意的秋风。特别是日暮之后,阵阵风吹来,能一解白天的暑气,让露着膀子在阳台上乘凉的自己,竟会打起了冷颤,想要去加个外套。

      有时候我会想,比起故乡,这里的秋来得是那么无声。它的天空、它的田野、它的菜园,都没有“秋天”的意象。也只有这“飕飕”的风声以及滑过肌肤的舒适感,才会有故乡的秋那般韵味。每次秋风起,小区楼下的花园里,都可以看见孩子们出来纳凉,迎着秋风嬉戏打闹,那份洒脱离不开秋风的飘逸,这时候我就会想起故乡。

      在这里,当秋风送来秋意时,故乡的秋,已经被秋风送到了深处。天空蔚蓝,稻田金黄,果园满枝。这样的秋,是五谷丰登,是硕果累累,是农人陶醉。在田间收割和果园采摘的人们,会肩上搭上一条毛巾,偶尔忙累了,直直腰,擦擦汗,望着满眼的收获,看这同样忙累了在休息的旁人,会心地一笑。这时候,总希望秋风,吹干汗珠,吹走辛劳,将丰收的笑脸吹向更远的天边。儿时的我们,会在这秋风的沐浴下,穿行在田间地头,穿梭在果园菜园,去享受着这秋风所带来的清凉和所释放的美味。像石榴、板栗、青皮梨、柑橘等等的味道,都随着秋风扑鼻而来,秋风弥漫着香甜的味道。而这种缘起舌尖上的记忆和思念,也使得秋成了故乡里最难以忘怀的季节。

      对故乡秋的思恋,其实多半是因为它的丰富多彩,有美食有美景。如今生活在城市,虽然生活已经超越了“四季”,不用再看天吃饭,看季节吃菜,但却感觉始终也比不上老家的“四季”。那种春耕、夏日、秋收、冬雪的日子,对人生而言,是那般富足。就如这现时的季节,离故乡越近,秋黄的色调就越明显,对大自然的满足感,就越强烈。

      或许是因为古人笔下的秋,多是寂寥的。所以每逢秋季,总觉有一些思念伤怀的色彩,总会对故乡有一些歉意。每当这秋风吹起,送来阵阵新凉的时候,总觉得,跟着风的方向,那头会是故乡。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