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有爱一方

      黎安

      从小就喜欢印章,总感觉,方寸之间,排兵布阵,扑朔迷离。不过,真正迷上篆刻,还是近段时间的事情。

      近日,读两位金石大师的两方同题篆刻作品“有好都能累此生”,不禁为其艺术效果深深感染。一印用刀爽利,线条变化丰富,印面布局自然,分朱布白妥帖,堪称典范之作。一印大胆使用古玺的章法,文字布排虚实相间,错落有致,运刀沉雄老辣,痛快淋漓,线条有骨有肉,百看不厌。边栏恰到好处的残破,增添古拙之气,让人回味无穷。同时,边款也非常让人震撼,整整三面的行书边款,洋洋洒洒,苍劲有力。这两方印可以说都是篆法、章法和刀法完美统一的佳品。

      令我心心念念不能忘怀的是,印章“有好都能累此生”这几个字蕴含的人生哲理和行为牵引。《楞严经》云:“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此身。”这句话说的是,如果没有“情”就不会到这个世界上来做人,只要有嗜好终究是生活的拖累。嗜好在这里是指“情”,佛经里说这是轮回的根本。

      其实现实生活中,兴趣爱好确实需要花费一个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有时“好”到深处,亦如热恋中的情侣,爱到深处,不能自已。为情所困,为好所累,晨昏颠倒,走火入魔。

      可要我说,问题还有另外一面:有好都能乐此生。比如,一个人要是爱上艺术,便能毕生承受艺术的熏陶,享受艺术带来的乐趣。有人说恋上艺术的人,大多是孤独的跋涉者,正如错上了贼船。但是恋上艺术的人又是幸福的,在漫漫余生总有一汪甘泉,给予你清甜又纯粹的快乐。

      我自幼受身为乡村教师的父亲耳濡目染,从小喜这爱那,写写画画。长大后,见识多了,爱好也广了。不过真要说算得上真爱好的,或许只有三样:码字、刻章、吹喇叭。

      爱上码字,缘于喜欢阅读。 是阅读,驱使我逐渐养成了手不离书的雅好;是阅读,驱使我在阅读中生发出对文字的感悟和带有自身偏好的人生思考;同样是阅读,驱使我拿起手中的笔,记录下自己的灵魂与卷上的魂魄、世间的纷扰击掌和鸣的瞬间,进而留下关于人生感悟的短小篇什。

      爱上吹萨克斯,纯粹属于歪打正着。记得是前年,所在城市开办公益培训,我报名参加了萨克斯演奏培训。一经接触,便“一见钟情”,就被彻底迷上了。除了每周上课,只要不是出差在外,我几乎每天早晚都会拿出萨克斯管练习长音、吐音、音阶等基本功,学着吹奏一些曲子。很像是中了魔咒,只要吹管,就是不吃不喝,四五个小时都乐不思归。很难设想,一个缀满按键和连动杆的金属管子,竟然能网住我这个大男人的心。以致妻子常会因为我沉迷于萨克斯管而打趣地向她的闺蜜们“抱怨”:萨克斯简直就是他的“小情人”。"

      迷上篆刻,那叫由来已久,只可惜近期才算真正操刀走石。虽然算不上真正入门,但只要摊开篆刻工具,我一坐就能一个上午。还自我感觉津津有味,乐趣无穷。有时盯着一枚印模,可以神游四海,搏击长空。

      一位微友近日在朋友圈转发采访著名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的文章。马友友说,如果你的专业是音乐,或者说你会一种乐器,这就好像你比别人多了一双眼睛或者耳朵,多了一个感受世界、吸收讯息的渠道。你会比别人看得更远、听到更多、感受也丰富得多。

      要我说,写作看似码字信手拈来,却使人思想深邃;音乐好像音符跳跃起伏,却使人的想象天马行空。因此,无论写作,还是篆刻,乃至音乐,都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篆刻表面看来操刀走石,却令人放逐心灵。

      有爱一方,有“情”一生。乐矣足矣。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