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桃花岭上梅花开(山水走笔)

      袁道一

      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这真契合了今年的物候。早梅发高树,迥映楚天碧。长沙的梅花,在元宵前后开得最是美丽。今年长沙元宵节活动推荐有到橘子洲梅园、植物园梅园观梅的活动。近日,我偕好友二三上桃花岭访梅,忽然发现此季桃花岭上梅花灿烂绽放。大抵在这人世间,顾名思义和望文生义都是不妥帖的。桃花岭上纵然是桃树呼朋引伴为王,但造园者自有深意,竟然在水库之上的水涧两岸杂植以梅。于是,在这片天然呈带状的幽谷里,梅开百花之先,独桃花岭而春。

      上山至此,行人无不驻足以观,平日里断无闲情逸致者也瞬间置换身份,成为仰头望梅、低眉嗅梅的欣赏者。也许是得益于幽谷藏气避风,桃花岭上这片零散的梅林率先独占花魁。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这显然不符合此处的花情。但见数株梅或立于幽谷高坎之上,或蹲于幽谷小径之侧,或隐于幽谷藤蔓丛生的最低微之处,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默默地在寒冬中酝酿花意,悄悄地在年意中颔首传情。一朵朵、一枝枝、一团团、一簇簇、一树树花朵簇拥成伞状的树冠,红瓣灼灼,娇蕊颤颤,红云涌动,风递幽香。怒放者,笑靥明媚,艳泛烟霞;含苞者,豆蔻芳华,气象蕴藉。远看似高举的火把,要把山林的肃杀之气燃烧殆尽;近看像千千万万的粉红军团在空中争先恐后喧嚣着冲锋陷阵,以浑身迸发的热情厮杀寒冷,让严寒怯退逃遁,自成一处提前把春来报的福地。

      在挨近一棵梅树的长椅上静坐,我与友人等不觉间成为梅花树下人。身边的这棵梅花树今年开得最为热闹,好像是施展浑身解数要独占鳌头,或是寄一曲琴心,赴一场深情的邀约。谈及深情,对于爱梅者,古往今来如过江之鲫。无出其右者,莫过于林和靖,隐居孤山,依山种梅,修篱养鹤,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孤标傲世的风骨遂成历史长轴上的诗意一页。明代江南第一才子唐寅的《桃花庵歌》名动天下,让人很容易误以为其是痴桃者,实则他亦是爱梅者,其传世之作《墨梅图》《观梅图》足以佐证。特别是《墨梅图》以枯笔焦墨画梅花枝干,皴擦纹理,表现梅枝苍劲虬曲的姿态;以浓淡相间的水墨点画花朵,以谨细之笔画出花蕊,笔法刚健清逸,表现出梅花清丽脱俗的风貌。从此可窥见,非深爱者无以绘梅之神韵,更难显梅之精魄。可谓“此花不与群花比”,湘人不走寻常路。窃以为能把梅花凌雪傲霜、志刚无欲书写淋漓者,莫过于毛泽东,其《卜算子·咏梅》除种种解读之外,还饱含着湖湘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理想抱负以及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情壮志。当然,距离我们年代最近的著名爱梅者,莫过于张枣,“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梅花长沙几度发,可惜斯人已远去。

      下山,竹影和诗瘦,梅花入梦香。梦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梅质高洁,不恼无彩蝶戏舞,不怒无蜜蜂翻飞,不似柳絮癫狂随风舞,不仿桃花轻薄逐水流。夜半醒来,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待得天明,吆喝好友二三,继续上桃花岭上看梅花开,如此这般,似乎没有什么可值得后悔的事情了。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