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清明忆母(万家灯火)

      姜贻魁

      娘这次住院回来,元气大损,娘已不再是一次次病倒又一次次站起来的“娘坚强”了,三番五次的折腾,终于击垮了她本就孱弱多病的身体,就算命再硬,娘也无力回天了。上帝成了她的好朋友,天堂成了她的后花园。

      我回想起与娘在一起的最后时光,每晚都与娘睡在一张床上,悉心照顾,给她盖被子,给她换尿不湿,给她喂药,给她端水,陪她说说话。比如说娘年轻时照的照片多么漂亮,比如说娘写的一手好繁体字,比如说娘好福气,养了5个崽,比如还说了许多有趣好玩的事情。娘却始终闭着眼,默不作声,她不是不想与我闲谈,而是她实在没有精力说话了。不说话,也许对她而言轻松点;不说话,并不代表她不想听。娘晚上睡着了会有点闹,老爱打被子,有时会突然说出一些听不懂、莫名其妙、不着边际的话来,比如老头子和老大出差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帮我(其实他们早已过世了)?比如要老二回来(其实二哥刚回去)?比如老四腿摔折了,发高烧,去医院看了没有(其实四哥好好的)?比如要老四喊你哥哥老六来一下(其实四哥是哥,六哥是弟,是我,五哥小时夭折),比如老三出国旅游了(其实三哥在省城)……

      我知道娘完全糊涂了,她的智商像一个初生的婴儿!我轻轻用手慢慢地来回触摸着娘饱经风霜的额头,我多想抚平娘额头上那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我多想娘别走,别离开我们……这是我最温暖最幸福的时刻!我感到浑身舒坦与轻松,就仿佛娘病好了,可奇迹并没有出现。

      娘无力地垂下头,软软地倚在我的臂弯里,永远闭上了她那双疲惫不堪的眼睛。娘静悄悄地走了,带走了她的痛苦与无望。她真的享福去了,老头子在那边等她。

      爸走了,娘走了,床铺没人住了,整个房间显得空空如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气。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机芯也是静音的,弄不出“嘀嗒嘀嗒”的响声,摆在屋角的轮椅也许会问:我的主人呢?

      我和爸妈一直住在一起,他们在的时候, 家的感觉很浓,里面有笑声,有欢乐,有慈爱,有温暖,当然亦有忧愁与烦恼!

      他们在的时候,我是幸福的,如今,我就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被人抛弃的孤儿。

      我的确感到很忧伤,特别是夜阑人静时。老想爸的好、娘的善良,老想我曾经诸多对不住两老的地方,为此,我深感内疚,后悔不已!爸妈在的时候不觉得那么重要,人不在了,这种失落感就越发强烈,它无时无刻不在撞击着我的心扉!

      我经常傍晚独自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发呆,久久凝望着茫茫的白灰色的天空,不禁想高声大喊,爸妈您两位现在在哪?是否听得到儿的呼唤?是否感受得到儿的思念?

      俗话说,家有一老,好似一宝。如今宝没了,心也就不那么安然牢靠了,像迷失了方向。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慢慢地适应没有父母的生活,并将重新审视自己,该如何面对未来的一切。

      清明节快到了,我会去墓地祭扫,跟娘唠唠嗑,说说她走后的诸多事情。安息吧,我的亲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