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话剧 《断金》:

“争”与“不争”都是一种选择(观众席)

      刘月娥

      话剧《断金》 在全国巡演,近段时间到了长沙梅溪湖大剧院。巡演70多场,场场火爆,其原因无非是剧本的厚重与演员的精湛演技。三位老戏骨同台表演,一出场,富小莲(张国立饰)那京味儿浓郁的大段独白立马把观众带入100多年前北京王府井东安市场的烟火集巷中:“……真好,羊杂碎的味儿还有,冬天要是刮北风,东来顺的味,能飘半条街……再冷的天,想着有碗羊杂碎在等着你,那日子真就是好日子……要是手上再托上个艾窝窝,又凉又糯的在手心里晃着像颗大水珠似的,那该有多么的惬意……您说它怎么就叫了个艾窝窝呢,姓艾的一个小窝窝,想着真让人舍不得!”

      诗人出身的编剧邹静之在台词上讲究精雕细琢、耐人寻味,赋予不同人物不同语言风格,在传情达意上既有诗性哲理,又不离生活本色,观众倍感亲切。由他担任编剧的影视剧如《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等,颇受大家喜爱。邹静之对于电影、电视剧和话剧的编剧写作有一个比喻:“电视剧是楼盘,电影是四合院,舞台剧是梦幻城堡。”他认为“梦幻城堡”才能真正展现出编剧才华。

      在话剧《断金》中,邹静之一支粗笔勾勒北京王府井的变迁史,一支细笔精细描摹人物性格变化。在时代变化中揭示人性的变化,在变迁的生活中描摹人物弧形,特别是人在社会生活变迁中,三位不同性格的男人对待女人、兄弟以及金钱的态度。剧中,富小莲、魏青山(王刚饰)、贵宝(张铁林饰)三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在最落魄之际因同样的境遇在王府井口结为拜把兄弟,合伙在新开的北京东安市场共谋发展,拿出仅有的积蓄筹建万盛和杂货店。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情分却越来越薄。魏青山不惜一切手段开始排挤富小连和贵宝,他利用定了娃娃亲的秀儿,借口富小莲与贵宝的未过门的、且有身孕的弟媳私通,逼迫富小莲关闭小店铺“百小堂”,秀儿为了富小莲的店铺和尊严,选择了自杀。贵宝为了复仇,在万盛和引爆手榴弹身亡,富小莲也离开东安市场。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但故事本身反映出来的问题却是关乎永恒的人性的话题。

      在富小莲、魏青山、贵宝三位拜把兄弟的关系发展与变化中,秀儿作为剧中最悲情的一名女性,对于推动故事发展,加速矛盾激发起到了关键作用。改名换姓的魏青山本是她的未婚夫,但魏青山拒不相认,生活无着落的秀儿感动于贵宝的共情,与之同居,不幸怀孕。却不想贵宝只是个混吃混喝、毫无责任心的京剧票友,只想着及时行乐、成名成角,将怀孕的秀儿推给了富小莲,自己“走穴”去了。富小莲与秀儿朝夕相处中,渐生情愫,但他固执地认为“朋友妻,不可欺”。

      剧中颇为出彩的配角佟四(张博饰),作为风雨飘摇的大清朝走过来的皇宫中人,对宫里宫外的人情世故了然如心,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心性使他在大清朝始终是捧着“情面、脸面、场面”混得风生水起,这三碗“面”也是他的人生哲学,至清朝覆灭,“三碗面”吃不开了,便充当了魏青山的帮凶,帮他招揽客户,在秀儿自杀、富小莲出走等事情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剧本将这位清朝寄生虫那套生存哲学演绎得十分精彩。

      三个男人对待女人、金钱 、名誉的态度分别代表三种不同的人生态度,他们的生存哲学或者说是执念也是当代人面临的生活现状,邹静之将其提炼出来,通过三位老戏骨的精彩表演进行诠释,三类人物各自拥立所谓的“生存哲学”,既有形而上的诗性,亦有形而下的俗世性。如富小莲说:“人生在世犹如进场看戏,早到的有座,晚到的站着。站着也好坐着也好,都能把戏看完了。就有那样的人,进了园子不看戏,争好座儿,台上演的青山绿水,花前月下不知道。等好座儿争下来,戏散了,幕落了,灯黑了,想看没了……”富小莲这一段发人深省的独白,既是给魏青山听的,也是剧中人说给观众听的。

      邹静之在展示不同人物喜怒哀乐的心灵世界时,始终怀着理解与包容之心。不同人物的不同选择与人物的出身、人生经历密切相关。最后该怎么选择,剧作也进行了艺术呈现。《断金》这部话剧在探讨“争”与“不争”的人生态度上,通过他们各自信奉的人生哲学展开戏剧性情节,但“黑点”是一直存在的,所以话剧一开始,便以三个人的鬼魂用忏悔与追忆的形式拉开序幕,预示往事不堪回首,一切不能重来。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当代人而言,也许每个人在不同阶段都曾有过富小莲、魏青山、贵宝的影子,也许这影子由于阳光的直射,整体呈现出的,是万物生长而向阳的一面。曾有位观众留言:“看完话剧《断金》,你到底是争,还是不争?这依然不是一个问题。争,是一种选择;不争,是一种选择;游离于争与不争之间,也是一种选择。”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