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仅40分钟车程,他却半年没回家(清廉长沙)

宁乡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背后“不容易”的故事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静

      “陈主任,前段时间发给你的登记表辛苦尽快填好交过来,有关部门已经催了好几遍啦。”清明节过后,宁乡市纪委监委组织部副部长陈波又一次打通了第五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陈东汉的电话。

      “实在不好意思,我这阵子都不在宁乡。不过我现在马上要进去开展谈话了,晚点我填好了就给你邮寄过去。”电话那头,陈东汉说完就匆匆挂断了。

      对于这种联系靠电话、资料靠邮寄的工作方式陈波早已习以为常,他神秘地笑着说:“我这个同事‘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陈东汉和陈波在同一栋楼办公,但在陈波的记忆中两人至少半年未打过照面了。“去年年底他荣获好几个荣誉证书,我通知几次让他来领,到现在证书还躺在我资料柜里。”陈波说。

      原来,近半年陈东汉都在长沙市纪委监委留置点办案,负责审讯工作的他半年不曾休息过一个周末。他家离办案点40分钟车程,也愣是半年没回过家。去年妻子生日,陈东汉实在脱不开身,妻子就打车来到办案点。两人在外面匆匆吃了一顿饭就当过了生日,妻子还顺便把他冬天的棉袄带了过去。

      去年9月到现在,陈东汉总共就休息了5天。聊起这些“不容易”,陈东汉淡淡地说:“其实还好,就是太久没见想我儿子了。”在办案点,想儿子的时候,他就会打开儿子的班级微信群,在老师发布的内容里寻找孩子的信息。

      此次疫情发生以来,办案点实行全封闭管理,陈波有几位同事已经在单位和家中“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前不久的一个下午,体检中心又把电话打到了陈波这里。原来,宁乡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杨晔一直没有领取体检报告,但是他甲亢引起的眼部问题急需定期复查。“杨晔同志之前去上海开展外调,目前因为疫情原因在酒店隔离,我也大半年没看到他了。”虽然知道杨晔肯定没有时间,但陈波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果然,陈波从电话里得知,因为长时间没有复查治疗,杨晔的眼睛老是流泪,最近已经肿起来了,晚上睡觉都不能完全闭合。“跟他同行的第三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文剑也是每晚辗转反侧。”陈波沉重地说,文剑的儿子马上要高考,重病恢复期的妻子也要人照顾,家里的事情还要依靠快80岁的老母亲……

      挂掉电话,陈波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些‘消失’未见的亲密战友,此刻正在‘前沿阵地’拼搏奋斗。身处‘后方阵地’的我,唯有向他们对标看齐、履职尽责,与他们并肩同行、不负使命。”陈波说。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