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报道(05)

返回版面

警队里的“三心”姐姐(“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我这十年”主题征文)

      朱小波

      我从警30年,一次一次跨专业换岗,到刑侦大队工作时已是年过40的“高龄”警官。尽管女儿鼓励我说“妈妈,只有做刑警才最像警察”,但在一个平均年龄只有29岁的警队里,初来乍到,我不但抱歉自己把大队的年龄平均值拉高了,加之业务不熟悉,工作起来也有点束手束脚,有同事笑问我:“姐姐,你是不是有点点恐高呢?”呵呵,这一问还真是惊醒梦中人,身为刑警没有一个强大的内心,怎么去面对普通公民一辈子都可能碰不上的各种现象,怎么去与黑与恶作斗争呢?

      读书于我,就是对内心的不断修补。2010年上半年开始,我就主动报名参加了单位举办的心理咨询师培训班、朋辈小组、读书会等一系列学习,并且通过强化学习取得了国家二级咨询师的资格证。虽然还不够用它去“扪心问诊”,但医治自己的“恐高症”是绰绰有余了。

      知识改变命运。后来“三心”姐姐,就是我在刑警岗位上工作的十余年里,领导和同事往我身上贴的一个标签。虽然它不如“十佳女警”“破案能手”光彩照人,但一看就晓得是肯定的名号吧,婉拒不从,我就笑纳了。所谓“三心”就是——工作上让领导感到“省心”、服务时让群众感到“贴心”,生活里让同事感到“热心”。

      说“工作上让领导‘省心’”,其实是有个小故事的。我在大队的岗位原本是信息专干,2010年初大队的追逃专干调走后,因分局政工那边没有给安排新人接替追逃工作,大队领导一句“你就暂时兼管吧”,我就一人同时担负了信息采集与网上追逃两项工作,而且把一个“暂时”做成了“十年”。别看在大队里“专干”只是一个人,但“网上追逃”的业务工作却事关全局全警,好在此时的我已不再“恐高”,还把在《团体咨询:策略与技巧》读书会学到的知识活用到网上追逃工作中。发现先进典型,推广先进经验,及时发布警务动态,不定期推出追逃简报。有计划、有推动,有总结、有激励,确保了分局追逃工作机制的有效运行。

      至于说“生活里让同事感到‘热心’”,应该是表扬我“24小时不关机”吧,但对于办案民警的电话咨询我从来是“不厌其多”。家人、亲友不理解一个普通民警为什么在节假日还会有那么多业务电话,甚至一通电话打下来一刻钟、半个小时就过去了。我解释说:“虽说是全警追逃,但抓获逃犯这样的事情,具体到每个民警,有的是几年才会经历一次的事,程序要求不记得可以理解。而我是天天在办理追逃业务呀,何况身为追逃专干,解惑、答疑也是责无旁贷吧。”每当我这样说时,我就想起了“接纳包容,换位思考”这八个字,这个理念是我从心理咨询师高老师那里学来的,我至今还记得老师把右手掌立起来举在胸前说:“任何一个事物都有两面。”然后她又把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说:“你们看,10个手指头都不一样长呢。”

      要说“服务时让群众感到‘贴心’”,那也许只是一个微笑,一声问候……热情、公正……所有这些,在我,只是普普通通的日常工作,在他人,却成了生活里的美好记忆。或是办事群众的一封表扬信、或是当场表达的感激致谢,都让我感动在心。也由此对“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有了更深的理解。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