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老兵不朽

      朱净波

      那时我们的部队,新兵蛋子见了老兵,不管他是上等兵,还是下士、中士甚至上士,一律尊称“班长”。那时我们这群新兵,既单纯老实,又向往野蛮,梦想哪一天,自己当一回老兵。

      六子是老兵,江西人,并不是班长,但因他是老兵,我们都叫他班长。老兵说一口难懂的江西普通话,生性忠厚,见谁都憨憨地笑,包括那些下队三天的新兵蛋子,那气势离传统中动不动就吹胡瞪眼的老兵相去甚远,若不是他肩上扛着三条横杠,很难让人相信他也算个老兵。

      老兵还是新兵时搞训练腿受了伤,搞不来训练只好下后勤,喂了一年猪做了一年饭顺理成章地当了后勤班长,到了临退伍半年主动让贤到战斗班当了一名老兵。老兵对关系着锅盆碗筷的事是轻车熟路,闭着眼都能烧一手好菜,但军事训练半途而废,真的当不来行家里手。同年战友是真的班长,让他和新兵一起受训总让人不忍,毕竟面子上挂不住。于是便汇报连队军事政治主官连长和指导员,请他在一旁协助指导,行班副之职。

      老兵挺负责,对大家训练极严,标准蛮高,有时兵们一个动作要折腾数遍,可他又说不太明白到底错在哪里,于是,一些操练拔尖的兵便窝了一肚子火,总想找个机会发泄。

      机会来了,碰巧那天班长不在,训练刚开始,一个上等兵故意请他示范单杠五练习。可怜老兵在当兵历史中从没有玩起来过这五练习,无奈之中只好吊在杠上,上下不得,满脸尴尬,众兵哗然。此后,老兵的威信降到极低。然而他不管这些,依然憨笑不改,依然一丝不苟地行他的班副之责。于是兵们便说他“二五二五”,这是部队讽语,基本相当于二百五,开始暗叫,后来明叫,最后成了他的大号。老兵开始有点生气,但大伙都这么叫,也就释然,付之一笑。

      老兵不爱烟酒,不谈女人。但大家谈起这些,他也不避,偶尔也发言,大多时候还是憨笑着在一旁听。老兵家贫,惯钱如命,笑话无穷。有次外出劳动分得方便面两包矿泉水一瓶,老兵半点没动,挨了一天饿,归队悉数折价卖给商店。有次外出公差。指导员叮嘱他,没“公汽”就“打的”,老兵却以五公里越野跑到目的地。大家问其何故,他说:“公家的钱也是钱!”退伍前不久的一个深夜,部队忽接到上面命令:“三十公里外原始次生林发生火灾,部队火速援救!”此时老兵探亲刚归队,部队人性管理没安排他去,可老兵非要去不可。赶到火区后,老兵和班长率本班人马,直入火区腹地,欲切断一南侵火源,不料火势忽然因风改向,形成包围圈之势向他们袭来。来路已被切断,情况万分危急,新兵们没见过这阵势,惊乱起来。一向胆小的老兵却非常镇定,迅速奔向一火势薄弱处察看地形,不料那下面却是数丈余高的悬崖,一条天生小径攀藤而下,一次也仅能下去一人。老兵猛然回头,生平第一次像个爷们样怒吼:“安静!嚷什么!这里有条出路,大家一个个下去!”一个,两个……当到第六个时,大火已近在咫尺,逼得人全身灼痛。第六名兵意欲断后,被老兵命令退下。此时火已燃着老兵的裤子,班长大吼:“你下!”老兵还是那么从容,他憨笑着对班长说:“北方佬,你不懂这地形。我从小在这种山沟里钻,熟得很,你走罢!”说完,奋力将班长拉到身前往崖下推:“抓稳啦,我马上下来!”这时,火苗蹿到他头上,四周一片火海,老兵体力渐渐不支,在冲出火海那一刹那间,眼前一黑……

      黎明时分,火灭了,部队找到了老兵,在他内衣贴心的口袋中,战友们找到了一个烧烂的信封,里面装着一封焦烂的信:“兵叔叔:您寄的一百元已收到,学费已差不多凑齐了……您是啥模样,我多想看看您啊……”那一刻,所有的兵都泪洒衣襟。

      从此,老兵的名字成了一座丰碑,耸立在这个部队每个兵的心中。从此,这个部队再也没人说过“二五二五”这个词。

      老兵,不朽!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