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依依不忍(小小说)

      邓建华

      柳依依家的院子里新栽了十多棵树,新贴两三亩草皮。各种鸟,相互通风报信,纷纷来抢占先机。

      观鸟,就成了柳依依每天功课之外的功课。

      一对喜鹊厉害,占着一棵白果树,赶在大雪来临前,夫妻同心协力,一鼓作气,建一个超豪华的窝。

      喜鹊在草坪上起起落落,院子的围墙还没有修好,不安分的野狗就来追赶。喜鹊夫妻知道狗不好惹,急得上蹿下跳,匆忙打好商量,立马搬了家,搬到离这个院子两百米不到的苦楝树上。那棵树长在一个破落的院里,下面荆棘丛生,野狗野猫是去不了的。喜鹊夫妻要产子,小喜鹊要学飞,应该是安全多了。

      喜鹊虽然搬家,但不舍白果树,每天三五次巡航。每遇见别的鸟在那逗留,它们就会大声旺气驱赶。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想法,估计它们是在等围墙建好,野狗不来打搅,孩子们也能够飞起来了时,再搬回来住。

      后来,来了两只说话频率有蛮高的黄雀,应该也是来开疆辟土的,一下就相中了敞亮草坪里的白果树。于是就在白果树上边测量、边论证、边规划。

      这边苦楝树上,公喜鹊感受到了风吹草动。公喜鹊轰炸机一样扑了过来。

      等黄雀反应过来,就发出被偷袭的惨叫。

      母喜鹊看见接上火了,怕老公吃亏也闪了过来。

      黄雀感觉不妙大声疾呼。不知道从哪里赶过来六只黄雀,就和两只喜鹊干起架来,谁怕谁啊,于是,白果树上叶舞枝摇,鸟羽飞落,鸟语叫骂此起彼伏。黄雀鸟多势众,不依不饶。喜鹊个大、嘴阔、爪利,就不信咬不死、蹬不伤你小不点,越战越勇。

      这一仗,只打得昏天黑地,百几十个回合下来,黄雀军团万分委屈败下阵来。它们看见香樟树下读书的柳依依,纷纷躲到她身后的一株凌霄藤上,诉说无奈,寻求公道。

      公喜鹊喳喳喳,在白果树梢头发布宣言。

      柳依依看着身后的黄雀,有点不忍,指了指其他的树。

      黄雀不懂柳依依的意思。黄雀看不中意其他树,它们就冲白果树来的。白果树新栽的,又不是老树,凭什么你喜鹊要来抢啊,就算你先建窝,你不是搬走了吗?就算你的孩子将来要来住,我们就没有孩子吗?

      其他树上的鸟,有斑鸠、白头翁,有牛屎八哥,山麻雀,都躲躲藏藏不吭声。柳依依猜想其他鸟的心思,应该是再明了不过,你们想打就打吧,不干我们的事啊。你们打够了吗?打够了,我们就该活动活动了,该唱歌的唱歌,该跳舞的跳舞,该谈恋爱的一刻也不能够耽搁。

      黄雀等不来调停,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柳依依叹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喜鹊你怎么就没有学过成语呢?

      许多在附近溜达的鸟,看见战争结束了,就以各种借口叽叽喳喳绕了过来。院子角角落落立即被各种各样的鸟语填满。

      月亮升起来了,鸟儿们慢慢进入梦境。应该一切都是好好的,如果有什么让它们不安,那就是,不知道明天,黄雀和喜鹊,还会不会打斗。

      柳依依做完功课,就到月下走走,两片鸟毛,飘在她白色的裙子上,她捉住其中一片羽毛,反反复复说,不要纷争,真的,不要纷争。

      鸟已经睡去,月亮笑眯眯的。依依想,月亮估计会转达的。不是估计,应该,一定。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