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里约奥运特别报道(A06)

里约奥运特别报道(A07)

返回版面

清理“多栖干部”可分三步走

  •   漫画/王怀申   漫画/王怀申

      邓海建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8000字的《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意见要求,从严规范公务员兼任社会团体负责人,因特殊情况确需兼任的,按照干部管理权限从严审批,且兼职一般不得超过一个。在职公务员不得兼任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负责人,已兼职的在本意见下发后半年内应辞去公职或辞去社会组织职务。(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一般不得兼职、兼职只能一个——这样的“紧箍咒”,起码为名片都印不下的少数“多面手”公务员扎扎实实减了负。公权慎独,越来越显得特别紧要,尤其是与市场打交道的时候,一旦名利加身,一不小心就容易在自由裁量权内或公序良俗外“投桃报李”。不兼职是常态、兼职一个是少数,如此一来,既断了少数社会团体的“花花心思”,也为一些高危的权力岗位打造了制度的防火墙。往大处说,这也是为经济转型铺路的另一种供给侧改革。

      此前的若干年,公务员兼职成风,“脚踩N只船”甚至成为一种隐性荣耀,不仅令行政与市场的边界日益模糊、滋生出严峻的“红顶中介”乱象,也让民众对其本职工作人浮于事多有诟病,甚至影响到权力组织构架的公信力。惟其如此,早在2015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过《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明确要求切断行政机关和行业协会商会之间的利益链条。

      此后,各地相继拿出实施方案,但公务员兼职乱象仍未禁绝。数月前,有网友反映,陕西米脂县水资源管理办王某吃空饷十余年,同时在县里的联通公司兼职,领着双份工资。事件曝光后,据称当事人已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如此堂而皇之去企业兼职上班的公务员固然罕见,但在那些隐蔽而专业的社会组织里,究竟“潜伏”了多少在职公务员,若非业内人士爆料,外人难以窥见端倪。

      “多栖干部”最易变异为权力掮客。社会组织要力戒“二政府”之流弊,就必须与公权力划清界限、理清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清理公务员兼职至少要分三步:第一步,在公务员层面“清理门户”,该规范的规范、该清退的清退,是谓自查自纠;第二步,公示一切合法社会组织的治理结构,将所有运行构架、尤其是人员分工晾晒在阳光下,随时接受公众的质询与监督;第三步,紧盯社会组织主办或承办的一切活动,看看有无公职人员为之站台、为之背书,深挖背后的漏洞与寻租。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