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里约奥运特别报道(A06)

里约奥运特别报道(A07)

返回版面

既为新国标,就当从严定

      长沙晚报评论员 肖应林

      近日,国家教育部、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等部门正在对塑胶操场的“国标”进行修订。目前,新国标已拟出了讨论稿,正在征求专家意见。之前,5省份已制定塑胶操场地方标准,其中,深圳、上海、江苏、浙江4省份增加有毒有味物质检测,湖南则是在现有国家标准基础上,增加了物理性能方面的检测。最严格的上海要求操场达到能“啃咬”标准。(8月22日《新京报》)  

      学校有塑胶操场,不要说在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学校,即便在不少城市的中小学、幼儿园等教育机构,也是学校的一张闪亮“名片”,成为学校建设现代化的一个标志。因而,一些中小学,尤其是新建的中小学,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上,塑胶操场都是必不可少的重大项目。

      然而,2015年以来,各地陆续曝出塑胶操场有毒的消息。比如,江苏、深圳、北京、浙江、上海等地陆续有学生家长称,孩子因校园塑胶操场“有毒”,出现头晕、流鼻血等症状。诸多事件的出现,引发舆论的高度关注,有识之士纷纷发声,呼吁不能让孩子输在“毒跑道线”前、标准落后不如不建。当然,这些声音也引发有关部门的立即行动。例如在北京,据新华社报道,今年被曝出现“毒操场”的平谷区第六小学,从6月23日开始,就已对操场的塑胶草皮及塑胶草皮下的水泥地面全部铲除。

      在此,先不说“毒操场”浪费了纳税人多少钱,也不说要如何追责,单说塑胶操场建设标准这档子事。从报道透露的信息来看,学校塑胶操场建设,原来有标准可循。早在2005年,国家就出台了《中小学体育器材和场地》的国家标准。而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综观各地对“毒操场”的回应,无论承建商、学校,还是相关主管部门,在每一起事件出现之后,都是说符合“国标”。看来,真的是关于塑胶操场建设的原有国标落后了,以至于事件频发。

      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对于新国标的建立,我们不能不拿来认真说事了。据报道透露,有专家称,标准并不是越严格越好,而是要讲究实际操作,“应当关注产品本身就有的东西,符合国内的加工能力,考虑大多数企业能不能做到这个水平”。到此,不能不问,既然晓得旧“国标”存在问题,已经被人钻了空子,已经给孩子们造成了实质性的健康损害,已经需要修订,那就必须明白一点——新国标到底为谁而建立?

      谁都看得到,近年来,牛奶新标准的修订,带来的并不是行业新发展,而是国人“海淘”奶粉现象的出现,这是教训。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量,这个塑胶操场新国标的修订,起码一点就不应是考虑业界发展问题,而是在于保障孩子健康,以新标准解决好问题,哪怕它再严格。要知道,作为一项国家标准,对于企业,基本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想发自内心地去执行。也就是说,这是业界和监管部门的一个基本遵循。从某种意义上说,修订后的新国标,是无需各地再去在制度上“打补丁”的。既如此,就当从严定。

      好在,对于塑胶操场建设,讨论稿还传来一个信息,“新国标”不仅会考虑增加有毒有害物质的检测,还将对场地的运动性能和安全性等作出规定,比地方标准考虑得更加全面;“国标”讨论稿中有一些指标还在商榷,终稿可能会有变动。最终会怎样,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