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里约奥运特别报道(A06)

里约奥运特别报道(A07)

返回版面

百年纯银药盒

      叶凌云

      医药博物馆的藏品征集已经接近尾声,突然映入眼帘的一件藏品让我兴奋之余感慨万千。

      这是一组纯银药盒。四个古雅精致的盒子浑然相连,百多年岁月沉淀下来的包浆自然而古朴,底色略带灰黑,手感温润柔和,盒子底下施绿松石釉,背面雕的花草盆景,正面各雕“如意丹”、“痧症丸”、“时症丸”、“平安散”。细细观瞧,突然发现瓶盖是三个蓝色琉璃一个南红玛瑙雕制,红色的明显为后来配制。心中一动,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缺陷。

      余奶奶是个年过百岁的孤寡老人。老人结过两次婚,民国时期结过一次婚,还没生小孩,丈夫被抓了壮丁,一去杳无音讯;解放后又找了个伴,也没生育,后来去世了。但老人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却不是她这两任丈夫,而是一个她叫不出名字的男人。

      1992年,我和一位宣传干事去看望百岁老人,在村敬老院简陋的小房间里见到了余奶奶,一谈起老人的往事,老人的话就多了。

      “我一直不能忘记他,他穿着长袍,他是个才子,他救过我……”

      “当时呀,当时大家都以为我已经死了,连大药铺的刘郎中也讲我没救了,这时,他来了。”老人连咳了几声,眼睛里发出异样的光芒:“他是个秀才,就是很有学问的人,他当时进京赶考,路过我们村,借宿在我家,他就是用这个救活了我。”

      老人说着,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找出一个布包:“我得的是绞肠痧,是急症,村里这种病是没得救的,只大户人家才有这种急救药丸。看到吗?我当时吃的就是痧症丸。”

      老人讲着,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他当时开瓶太急,这个盖子掉了,一直找不到,这是我后来找人配的,用的南红玛瑙,很贵的。我那时已经昏迷不醒,他直接撬开我的牙关,用嘴给我喂的药。”

      “那后来呢?”我忍不住问道。

      “神药啊,你看,这盒子都是银子做的,这花刻得多好啊!我吃了以后就好了,这么多年这病一直没再发过了。”

      “我醒来后,他已经走了,留下了这些药。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每天捧着这盒子看了又看,他一定是药王菩萨派来的神仙,停一停,救下我,又走了。”

      我接过来细看,四个纯银盒子互相连在一起,光滑处如宝石般光泽,凹陷处有自然氧化的积碳痕迹。顺着阳刻的花草图案和药名抚摩,果真光可鉴人,只是其中有一只瓶盖颜色不同,因了岁月的装扮,看着也还自然。

      老人盯着我手中的盒子,眼睛逐渐迷离,仿佛回到了八十多年前的民国。我双手递还盒子,老人立刻伸手接过捧在怀里,仿佛这就是她的世界。

      时隔二十多年,百岁老人早已乘鹤归去,留下这古雅精致的念物还在人间流转。这是一个药盒,只是如今承载的已不仅仅是济世良药,而是挣脱离乱尘埃后寻到彼岸的安心和满足,是历经人间疾苦后寻到希望的欣慰和喜悦。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