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李鹏飞 总编辑:徐辉 晚报热线 :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返回版面

爱晚亭前听鸟声

      谭仲池

      这是暮秋的一天,我在爱晚亭前的池塘边写生。这是一个很宁静的下午。来这里的游客三三两两,都表现很斯文,几乎没有一个大声喧哗者。看上去这些游客都是很有文化品位的,他们从我身边走过,默默无言。有的稍加停顿后,便悄然走开。我耳边时有微风吹拂落叶的细细声响。脚下池塘的水很清澄,可以看见游鱼的影子,但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这可真是一片空灵寂静幽雅的天地。眼前枫林的树叶,已被秋霜染成层叠的殷红。被阵风卷飞的枫叶,便如红蝴蝶在空中自由翻飞,袒露着秋天最庄严的色彩。唯有偶然从天空、树梢、荆棘丛中,传来的几声清脆、玲珑、温润、婉转的鸟叫声,会让我的心情更加的平静,眼睛更加的清澈,思绪更加的明媚,笔触更加的细腻,情愫更加的幽远。似乎这群鸟儿都想用在空气中传递的啾啾鸣声,来为幽静的山谷添上一层明亮的色彩,帮助我描画心灵深处无法言表的对秋之暮的感叹沉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时一群小鸟集结在爱晚亭的顶端,很有节奏和秩序地叽叽喳喳。它们一定在说什么!只是我听不懂。我很好奇。其实更多的是,被触动了自己灵魂深处,那根渴望宁静和清淡的心弦。让我久久地搁笔,静心聆听这群小鸟鸣落在殷红与橙黄、紫蓝与深绿里的片片鸟声。我这时候,想起了读《美学》时看到的一句话:“声音是有颜色的。以物理学上讲,声音与颜色都是一种波动。而且具有频率。”现在我真的有了这种感觉。我发现,因为鸟的叫声在这个空间波动,整个爱晚亭和四周的色彩就变得斑斓、明朗、鲜艳、温暖和妩媚起来。韩愈闻鸟声,写过“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的诗句。这种感觉就更入妙境了。“孤凤凰”,我没有看见,但我确实看到了“二月花”。

      有作家写过,天空是大地的镜子。也有诗人写过,鸟语是空山的声音。我此刻是坐在镜子里画大地的岁月留痕和历史轮廓,阅读大自然的美丽神奇、慷慨馈赠和倾听空山生灵的美妙歌声。

      我知道在竞争时代路上奔波的人,他们的步子无法慢下来,在生活被逐渐碎片化的日子,在时空被手机网络挤成扁形时的种种无奈中,心跳也总是在加快。哪里还有心情去倾听空山鸟语啊!而我却十分幸运,此时能在这日丽风轻的亭阁池畔作画,淡看云飞,痴听鸟鸣,是千金买不到的闲致、十载难求的寸阴。这便使我想到杜牧当年在此山生发的让世人长久共鸣的怀秋感叹。更让我沉思当下环境治理,保护生态,澄雾净霾的艰难。如何对待社会,对待自然,对待生灵,对待他人,对待自己,其实就是在阅读一部如苍山般凝重的大书。其内核就是要制造一个天地人和谐和美的大同世界。而在这里,人的心性之美的修炼和迸发是最光辉的闪耀,可装点出圣纯的完美与共的人间天堂。故屈原谓之:“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而我们又该为之做点什么呢?

      暮色渐浓,鸟声依然清亮。我笔下的爱晚亭被葱茏的树木簇拥着像一座朝圣者的神塔,氤氲着温暖岁月的无穷无尽的安谧慧光。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2011年12月25日之前的内容请点击下方按钮前往浏览
    前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