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李鹏飞 总编辑:徐辉 晚报热线 :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返回版面

长沙曾唱“空城计”

      甚之

      479年,萧道成效仿前朝刘裕,废了刘宋,自称为帝,史称“南齐”。短暂的安定后,“西台东昏之争”爆发。东昏之军围困长沙,长沙太守刘坦发现有内奸,采用“空城计”的办法使内奸不敢轻易举事,长沙遂安。

      刘皇帝走了,萧皇帝来了。萧道成还算开明,他革除前代暴政,提倡节俭。萧道成死后,其继位者萧赜遵其遗嘱,不杀诸王,避免了内乱。进而,历时仅24载的南齐前半朝还算社会安定,百姓得以歇息,经济开始好转。这一时期,湘州建置沿袭前朝,长沙郡的规模也无多大变故。虽然长沙城市建设并无新作,甚至还在走下坡路,但乡村庄园大户等自然经济现象获得空前改善。

      可是,好景不长。493年,萧赜病逝,从弟萧鸾夺位。南齐王朝又走上了前朝的老路,同室互撕,从未间断。萧鸾在位5年,仿佛其主要职责就是对前几任皇帝的后人及其党羽进行追剿、捕杀。17岁的萧宝卷承袭帝位,他秉承萧鸾训示,大开杀戒,逼得宗室臣僚概不人人自危。次年,一场积怨已久的夺位之战终于爆发。战争的一方为雍州刺史萧衍、荆州从事萧颖胄和在江陵拥立的南康王萧宝融,史称西台;另一方则为萧宝卷,其事败被杀后贬为东昏侯,故史称“西台东昏之争”。

      500年12月,萧衍在襄阳率先举兵,萧颖胄于江陵响应。鉴于湘州地位重要,萧颖胄立即遣部将杨公则南下,相继攻克巴陵、长沙,“湘境遂定”,杨公则就任湘州刺史。不久,因萧衍所部与萧宝卷之军相持荆郢,互不相让,杨公则奉命招募一批湖湘子弟前往驰援,与荆州各军会于夏口。杨公则北上后,湘州顿显空虚,西台政权甚是担忧,咨议参军刘坦自告奋勇:“湘境人情,易扰难信,若专用武士,则百姓畏侵渔;若遣文人,则威略不振。必欲镇静一州城,军民足食,则无逾老臣。”于是,西台政权任命刘坦为辅国长史、长沙太守,行湘州事。刘坦一到任,立刻选派能人干吏分赴湘州各郡,征发人丁运送“粗米三十余万斛”至荆郢前线,西台之军“由是资粮不乏”,长沙在西台反东昏的战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刘坦尚未完全展开拳脚,战火已烧至湘州。东昏派安成太守刘希祖率兵由赣西杀向湘州,南康太守王丹举郡响应。刘希祖拿下湘州东境数郡后,“移檄湘部”,煽动湘州各郡起兵,攻打西台。一时,湘州各郡“兵皆蜂起”,西台所控制的长沙郡仅有“临湘、湘阴、浏阳、罗四县尚全”,长沙已被东昏诸将团团困住,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四面皆反,强敌压境,长沙城内谣言四起,人心惶惶,纷纷欲泛舟逃离。刘坦下令将湘江上所有船只焚毁,誓与长沙共存亡。同时,又派部将尹法略率军出城,阻击东昏之军。谁知,就在这节骨眼上,长沙城中却出了内奸,前湘州镇军钟玄绍勾结“士庶数百人”,拟与东昏之军里应外合,“刻日反”。刘坦侦之,却佯装不知。这天,长沙四处城门洞开,刘坦在州署审理讼事,直到深夜。钟玄绍不知刘坦唱的是一曲“空城计”,疑城内伏有重兵,不敢贸然起事。翌日,刘坦捉拿了钟玄绍,即刻将之处死,并宣布“其余党悉无所问”。刘坦不动声色粉碎了一场叛乱,确保了长沙的安定。501年1月,东昏侯众叛亲离,被萧衍所杀,长沙随之得以解困。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