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李鹏飞 总编辑:徐辉 晚报热线 :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返回版面

酷夏练娃记:夜爬岳麓山

  •   傍晚的岳麓山顶,有我们这群爬岳麓山的父母留给孩子们的美好记忆。   傍晚的岳麓山顶,有我们这群爬岳麓山的父母留给孩子们的美好记忆。
  •   山顶餐厅,有着这城市最无敌的窗外。   山顶餐厅,有着这城市最无敌的窗外。
  • 从岳麓山顶看到的万家灯火。 从岳麓山顶看到的万家灯火。

      文/图 汤馨敏  

      38、39、40,我数的是最近的气温。周一、周二、周三,女儿桔子数的是还有几天可以爬山。

      管它气温是几十度,我们的周六总是要爬山的。

      也许你会说,这个天去爬山,简直是疯了。我承认,我是长沙最疯的妈之一。每到周六,我带着这群六七岁的“小崽子”,跟岳麓山死磕有三年多了。

      期间,除了今年七月初岳麓山因大雨封山一周没有去,周六,我们爬岳麓山几乎风雨无阻,每周一次,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现在,在几乎全长沙人民都抱着空调、艰难求生的酷夏,我带着这群孩子爬到山顶,去享受这城市最凉的风和最美的景。

      周六晚上的焰火,永远盛放的回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发现晚上爬岳麓山才是最惬意的消夏模式。

      夜爬岳麓山,不能走小路,怕踩到蛇,只能走大马路。那时,长沙橘子洲每年5月1日-10月31日的每周六晚20:30-20:50都会放焰火。我们就在周六晚上6点在岳麓山东门集合,爬到山顶去吃晚餐,那时东门山顶有几家餐馆,里面的菜很好吃,而且屋外有个大平台,正对着梅溪湖和长沙城的万家灯火,想象一下,头上是星月,脚下是山峦,近处是美食,远处是美景,晚风吹拂,飘飘欲仙,这样的夏天是不是可以来上一打?

      在那些餐馆的平台上吃吃喝喝磨蹭到8点左右,准备下山了,在电视塔下方约几百米远的索道经过处有一个宽宽的垭口,那里是东门整个上山路上观看橘子洲焰火的最佳场所。经常是随着第一个礼花盛开,人群就迅速地聚集,男女老少一律停住脚步,目视前方,观看这场浩大的焰火表演。

      在岳麓山上看焰火,与在人流汹涌的湘江边的杜甫江阁附近看焰火,感觉是如此不同。你会觉得,那些礼花,它们就那么天然地开在天上,如同树木长在路旁,月亮挂在云里,没有任何突兀感。

      闺蜜欧阳定居法国巴黎。去年她带小儿耀耀来长沙,我们在晚上爬岳麓山看焰火,她当时感叹,旅法十年,都没见过这么壮观的焰火。

      山顶餐厅,有全长沙最美的窗外

      到了今年夏天,去年还要一个多小时爬上山,现在孩子们最多一个小时搞定。

      照样是周六晚六点在东门集合。带把扇子、防蚊药和手电筒上山。

      上山路上,天还亮着,男孩们照样追追赶赶,有人讲笑话,有人出脑筋急转弯的题考大家。女孩子们照例要飙歌,先从校歌开始,一直飙到流行歌为止。如果有一天,你在岳麓山上听见“天蓝蓝,水清清,我们是清水塘的红领巾”这样豪放的歌声,不用说,你遇到的是全长沙赫赫有名的不怕死、不怕热的北辰小学亲子爬山队。

      今年夏天,岳麓山顶较往年有了明显变化,电视塔附近增加了一条美食长廊,各种小吃,馄饨、凉皮、烧烤、奶茶、咖啡,应有尽有。还开了几个文艺范的小店,吃完可以逛逛。从前我们常去的餐厅现已改了名字,厨师也换过了几轮,这家餐厅外面的平台已不能用来吃饭了,但我们还是喜欢坐在他们家靠窗的位子,每次都点一份喷香的平锅鲫鱼,再加几个热菜和凉菜,孩子们点扎酸梅汤,爸爸们要瓶啤酒,妈妈们叙些家常。一边吃,一边拿玻璃窗外的万家灯火佐餐。在长达三年多时间里,那个餐馆就是我们的加油站。不管它如何变化,我们都是他们家最忠实的食客。

      吃饱喝足,下山时天色已黑,全靠若有若无的路灯照亮,孩子们跑得飞快,一不小心就溜得没影,手电筒此时可以派上用场——找人。如果说孩子们的上山路是智力竞赛兼才艺表演,整个下山路就是单纯的体力竞赛了,孩子和孩子比,孩子和家长比——看谁蹿得快。躲猫猫的游戏分分钟在发生。这个时候,家长们要分工,体力好的爸爸们到前面去围追堵截,妈妈们负责收队,专捡漏网之鱼。我们的队伍在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借着夜色的掩护,每次都像一阵风一样从山上卷下来。等我们卷进热火朝天的城市,卷回火炉一样的家里,我们感受到的,是身体运动后,以及心满意足后的盛夏的凉意。

      酷夏练娃的益处:培养吃苦耐劳的能力

      曾经有人问我:怎样才能培养出一个出色的孩子?

      我说我不知道。因为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过培养出色孩子的任何经验。但是我以一个媒体人的观察力,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在20年后的“10后”身上,吃苦耐劳,绝对是像钻石一样稀少的能力。

      我经常会想起我少年时的那些酷暑,我们在田间地头,割稻子、挑稻草、晒谷子、插秧苗。极热的天,极重的劳苦,每年都要经历的,炼狱一般的一个月。

      这些年,我进入城市,远离“双抢”,但生活的沉重,从未离开。因为有过去的那些日子垫底,才能够站立如初。一手撑起生活的沉重,一手触摸梦想的轻盈,像每个合格的成年人一样。每个合格的成年人,在成器之前,无不经历高温的炙烤和世事的侵袭。

      除了空调房里的葛优躺,汗流浃背是夏天本来的样子,也应当是我们这座火炉城市一个孩子最正常的状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2011年12月25日之前的内容请点击下方按钮前往浏览
    前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