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混世魔王”是我爹

      刘蛟

      这几年我妈没少抱怨,说老爹像个“混世魔王”,但在我眼里,老爹是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他这一辈子没啥惊天动地的成就,也没给我跟我弟创造多少财富,却教给了我们生而为人最宝贵的善良、坚韧、孝顺,以及对未知世界永不消退的好奇心。

      他那一辈的农村孩子分两类,少数的一类人能够学业有成从而改变自己甚至整个家族的命运,另一类是跟他一样的大多数,早早拜个师父学门手艺安身立命。但老爹是个不安分的人,有朋友夸赞他可以一人撑起整个装修公司。的确,早年出门打工时他拜过很多师父,啥活儿都学过,水电工、泥瓦工、木工、焊接都不在话下。

      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老爹在工地上混。不管换到哪个工地,他总能快速结交一大帮子人,原因无他,老爹什么都会!大到谁家装修,小到换个龙头、水管啥的,以至于我跟弟弟耳濡目染学到许多手艺。弟弟十来岁就扛着个冲击钻跟着老爹楼上楼下跑,在坚硬的墙壁打出几十厘米深的洞来。至于我,小到换灯泡龙头,大到修个小家电完全不成问题。几年前,我开始给自己的车子换滤芯的时候,身边的男人都惊呆了……

      老爹凭着过硬的手艺与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是腰缠万贯。他不光在村里第一个住进了楼房,还买了村里第一台摩托车,当老爹驾驶着他的“宝马”风驰电掣一整天从湖北荆州骑到湖南老家,车子大灯穿透黑漆漆的夜空照进家里时,霎时鞭炮声四起,姑嫂、伯伯们放完鞭炮,又给他的“战马”挂上从庙里求来的红绸。我爹呢,自然是跟他的“嘉陵”鹤立人群,接受大家对摩托车的爱抚与艳羡的眼光,那时的他好不风光。

      善良的老爹也因为“好奇心”在经历一波又一波的熟人骗局后,家底基本被掏空,原本心脏不好的他,时不时的病痛更是让他雪上加霜。但他的固执与坚持好歹也让我跟弟弟熬到了大学毕业。也许是感觉自己没有后顾之忧了,不安分的他又开始折腾,这一次他“疯狂圈地”。

      几年前的农村,外出务工者越来越多,土地荒芜了很多。老爹看准时机,软磨硬泡,从乡亲们手里“搞”来不少地,记得当时老妈跟我抱怨说:“你爹可能又疯了,不晓得他搞那么多地干什么。”我们还在疑惑的时候,他已大张旗鼓干了起来,租来几台挖掘机,挖了几天后,大大小小的鱼塘基本成型,从此他便一心扑到他的“养鱼”事业中不能自拔。

      丢完鱼苗后,那几口深深浅浅的鱼塘便左右了他的一切。白天,他背个铁锹一点一点修葺鱼塘,晚上,他头顶着电筒一圈一圈地巡视。投食机、增氧机等专业的“渔家”设备他一样不少。但是他的鱼儿并不领情,第一年因为经验不足,他的宝贝鱼苗夭折了大部分。第二年有经验了,却因为涨大水,宝贝鱼儿又跑了大部分,他心疼的同时还要面对我妈丢出的嘲讽暗器和我跟我弟没心没肺的狂笑。今年,他的宝贝鱼儿终于给他争气了,除了满足自家熏腊货以及送人之外,还能让我带个几百斤来项目部食堂给小伙伴们一饱口福。上个月老爹又圈了一个鱼塘,这回我妈没再多说什么。

      每次有人问我:“你爸现在的主业到底是什么?”我总是答不上来,我也不知道他的主业到底是什么。几年前他开始折腾做金钢纱窗、纱门,同时还兼顾不锈钢扶手、栏杆的工程,最初他跟我表哥合伙,一进场便定了四万元钱材料,那时正值钢材价格最低,我妈见了直跳脚“花这么多钱!到时候卖不出去我看你怎么办”。结果没过几个月,钢材价格触底反弹,他囤下的这些还只是原材就开始赚钱,我妈又不说话了。

      仅用了两年时间,父亲的“工厂”名气越来越大,找他供货的店家越来越多,完全不愁销路。为了保证质量,老爹不愿意请人帮忙,总是自己一个人加班加点地干,他总说宁愿自己累也不能让别人干坏了口碑。所以牛哄哄的老爹总是在电话里不耐烦地说:“嫌我的贵,你去别人那买。”然后啪地挂了电话,过几分钟对方必是灰溜溜地再打电话给他求货。

      跟他一辈的“老人家”还在抗拒智能手机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玩起了微信、QQ。现在的他更是装备齐全,网上看书、追剧玩得起飞,连我奶奶都被他带发开始玩起了iPad。对了,年近六十的老爹居然还有个赛车梦,因身体原因我们不让他骑摩托车以后,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去飙一次车。面对我们的唠叨,他总是会小声反抗:等老子钱存够了,老子就去买台几十万的赛车出去遛弯……

      养鱼、养花、种树、遛狗,老爹的生活充满阳光,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他又会迷上什么,但是我们都清楚,谁都不能阻止他“好奇心”的滋长与蔓延。我爹的赛车梦会实现的。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