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逆生长的小莫

  •   梁理 供图   梁理 供图

      小熊

      认识小莫的时候我还20岁不到,刚生完孩子的她与我在自考复习班偶遇。我记得那一门课程是《法学概论》,课程极其枯燥,我考过2次,均未及格。那天老师讲得超快,笔记我怎么也记不完,同桌的小莫却行云流水地记着笔记,见我的狼狈样子,她干脆利索地拿过我的笔记本帮我记起来,那一手漂亮的行书,闪瞎了我的眼睛。热心的小莫成为我读自考那段岁月里最大的收获,每一次考前复习都成为了我们亲密交流的平台,住得挺近的我们最后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从专科一直并肩到本科毕业。

      用现在的话说,戴着眼镜的小莫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典范,加上在大牌单位工作,收入不菲,那是新装不断,绝对辣妈一枚。她热心地教我穿衣搭配,没事张罗给我介绍对象。记得她当初拍的艺术照,大牌得就像如今的明星街拍。尔后她像对待读书一样,又对烹饪开始有兴趣,有事没事就约我到她家享受美味。

      自从小莫有了烹饪这个爱好,家里的客人就多了起来,邻居朋友什么的,常和我一样是她家的座上客。有一段时间人来人往的,俨然是“太太的客厅”架势,有一些人张口就是恭维谄媚,我竟听得有些不入耳,总觉得这些人把小莫当成冤大头,吃吃喝喝,还想着卖产品给她,赚她的钱。小莫好像一点也没有觉察,照样风风火火,待人热情如昨。小莫的老公在她的调养之下,也日渐有了弥勒菩萨的模样,说是准备开个什么文化公司,但后来也没了下文。

      在我看来,小莫夫贤子孝,那么幸福快活,仿佛从来没有任何烦恼。我们虽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隔那么久总会小聚,一来二去,竟然走动了差不多25年。她的小孩长成了英俊帅小伙,我也从单身、丁克变为带崽婆,逐渐知道生活远不是你看上去的那么光鲜亮丽。即使像小莫那样努力学习、认真工作,真诚善良,她也并没有在事业上取得更大的突破,婚姻里的一地鸡毛也让她疲惫不堪,有时候提及这些,她的眼泪在镜片后一闪,转头还是跟弥勒菩萨一样的老公过着日子。

      小莫的朋友圈永远都是正能量:不是从市中心骑行到郊外的单位上班,就是在学摄影并拍出了专业水平的大作,再不就是秀她那非同寻常的厨艺,甚至于加班到深夜她也兴致盎然地发圈,生活于她永远那么丰富多彩。过年的这段日子,她就到福利院,接那些智障的孤儿到家里包饺子、吃团圆饭,陪这些特殊的孩子看电影、唱KTV,照片中的她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慈祥样。

      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儿子上大学后,她选择了离婚。我大吃一惊。我记得早几年,她的婆婆瘫痪在床,几乎认不得人,是小莫一直殷勤照看,直至离世,当时只说他们夫妻感情好,所以才有世纪好媳妇,原来全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小莫一边在厨房里忙东忙西,一边轻描淡写地讲曲折经过,好像是别人的故事。末了,作为一个奔五的失婚大姐,她对我嫣然一笑,说:“你若碰到好的,一定介绍给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