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关注(A06)

特别关注(A10)

返回版面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革命伉俪誓死捍卫信仰

浏阳田波扬和陈昌甫烈士面对敌人严刑拷打拒不自首和说出党的秘密,牺牲时年仅二十二三岁

  •   田波扬与陈昌甫生前合影。  资料图片   田波扬与陈昌甫生前合影。  资料图片

      长沙晚报记者 钱娟

      “头可断,血可流,此志不可移!”田波扬烈士面对敌人严刑拷打时发出的呐喊,至今回荡在历史的天空。近日,记者走进浏阳市北盛镇泉水村,始建于清代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的田家老宅,历经百年沧桑,古朴神韵依旧。庭前,田波扬生前手植的桂花树亭亭玉立,又重新吐露了新芽。坐西朝东的七间砖瓦房内,沿用多年的家具保持着旧貌,这里是田波扬生命的起点,在这里,他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期;在这里,他与陈昌甫喜结连理,迎来了两个孩子的降临。

      英烈事迹

      革命夫妻宁死决不叛党

      田波扬,别名佐渠,1904年生。陈昌甫,女,1905年6月出生,与田波扬同为浏阳人。1921年,田波扬与陈昌甫结婚。婚后,陈昌甫随田波扬到长沙求学,结识了郭亮、夏曦、夏明翰等一批进步青年,夫妻二人先后加入了共青团、共产党。1926年,田波扬到长沙兑泽中学当教员,以教师身份为掩护,组织工农群众和青年学生支援北伐战争。北伐军占领长沙后,田波扬受中共湖南区委派,到夏曦、谢觉哉等主持的国民党省党部工作,担任青年部部长,兼任共青团湖南省委宣传部部长。1926年10月,党组织将陈昌甫调到长沙,担任团省委联络员。

      1927年5月21日“马日事变”后,田波扬和陈昌甫留在长沙城内开展地下斗争。由于叛徒告密,田波扬夫妇不幸被捕。狱中,敌人对田波扬施以酷刑,用竹签扎进他的十指,用木杠压断他的双腿,要他自首和说出党的秘密。田波扬的回答铿锵有力:“头可断,血可流,此志不可移!”敌人对田波扬无计可施,就审问陈昌甫,利用二人深厚的夫妻感情和生离死别来恐吓陈昌甫,要她代替田波扬在自首书上签字。陈昌甫夺过敌人手中的笔在纸上疾书:“我宁可代替他死,但决不代替他叛党。共产党员是杀不绝的,血债一定要偿还!”

      1927年6月6日凌晨,残暴的敌人杀害了这对年轻的革命夫妻。时年,田波扬仅23岁,陈昌甫仅22岁,且怀有身孕。

      精神传承

      77岁退休教师著书立说缅怀英烈

      记者探访革命英烈田波扬故居,96岁的龙素伟老人精神矍铄,端出热茶相待,眼前这位老人,自幼便与田波扬长子结下了“娃娃亲”,田波扬与陈昌甫生前的合影已泛黄,老人将老照片精心裱起来,悬挂在客厅中。一幅幅老照片,诉说着光阴的故事,讲述着英雄生前往事。回忆起与公公婆婆相处的点滴,龙素伟说,母亲是婆婆陈昌甫的“闺蜜”,早在儿时两家人就彼此交好。婆婆生性活泼,与公公相知、相爱、相许,相濡以沫投身革命事业。“婆婆对我母亲说,我走了。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提及当年陈昌甫话别母亲的一幕,龙素伟至今记忆犹新。

      “求学励志,志报祖国,国难先赴,赴汤蹈火,浴火永生。田波扬短暂的一生定格在了23岁,斯人已逝,但精神永存。”77岁的浏阳六中退休教师任祖霞拿出一摞厚厚的底稿,这是他退休后花了三年时间的呕心沥血之作。1927年田波扬牺牲时,任祖霞尚未出生,生长在这片红色热土上,任祖霞从小受到革命英烈崇高精神的熏陶,萌发了著书立说缅怀田波扬、陈昌甫夫妇的想法。“红色的基因,已深深植根在村民心中,这是泉水村人的精神财富。”任祖霞呼吁,对田波扬故居进行修缮加固,筹建田波扬故居陈列室,将革命英烈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发扬光大。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