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关注(A06)

特别关注(A10)

返回版面

蒲草塘

      王道森

      厌倦了街市的喧嚣。退休的翌年初夏,我从市中心搬迁至南郊九峰小区。住下没几天,趁着风清气爽,出小区转悠。

      南门是新辟的雀园路。林荫树上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向我诉说,它们失去了山地家园,幸喜这条路以“雀园”命名!我听懂了,朝树上嘘声口哨,雀群扑棱一声往南飞去。

      我沿着土路追着鸟雀奔跑,穿过一个隧道,几座民屋和一片开阔的田野映入眼帘。路边有一口池塘长满蒲草,叶片修长若剑,茎冠举着蜡烛形态的花棒。池塘两旁是新堆的土塬子,长满了杂草。南边的田地有的种了蔬菜,有的长出剑茅夹杂着稀疏的灌木。

      鸟雀蹲在一棵梧桐树上“叽叽喳喳”欢叫。我痴望着荒原,心里莫名惆怅。前面一位老农正在菜地劳作,我于沉思中突发奇想,于是快步走到菜地,跟老农搭讪恳谈。

      菜农姓吴人唤吴爹,76岁还种着两亩菜地。他说:“这地方叫蒲草塘,土壤肥沃,塘水洁净。前年基建填埋了十几亩良田!幸喜没填这口池塘!池塘既保风水,又是种菜水源。”

      我已是心痒难耐,顺势道出想来这里租地开荒种菜的想法。吴爹欣然应允,即刻领我去坎上看了几块撂荒的田土。

      迅速把农具置办整齐,连续几天攒劲刨挖,开出了三分菜地。待刨挖出来的茅草和柴禾晒干,烧了一大堆灰肥。又在地里埋下几口肥缸。 从那天起,我成了飞临蒲草塘头一只辛勤的蜜蜂。

      听一位养蜂人说过,工蜂成群追着花飞,采花酿成蜂蜜。是啊,蒲草塘是有花的宝地,也就引来成群的蜜蜂。一拨拨的退休老人纷至沓来,在蒲草塘垦荒种菜的景象,真让人想起当年的南泥湾呢。 老人们种菜不是作秀,也不图营利,个个心无旁骛脚踏实地,远离名利得失的喜悲,不受物欲横流的惊扰, 聚来谈笑风生,散去心境悠然。

      万物皆有灵性。种菜老人们的心智因了蒲草塘灵性的启迪,跟菜儿就有了情感交集。我那满菜地的绿肥红瘦仿佛已是自己不可分离的一群乖孙儿。

      一年炎夏,我外出三天有事。返家那天,匆忙换了衣服带上汗巾赶到菜园。但见满园菜儿,青藤委顿,绿叶耷拉,在忽忽热风中嘤嘤啜泣。我心疼地喃喃自语:“爷爷对不起你们……不要哭呵……爷爷这就给你们喂水。”

      我立马挑起水桶跑去池塘舀水,连续挑过十几担水浇灌也不觉累。但因忘了带茶水,喉咙渴得冒烟。一勺水往西红柿那边泼去,“啪嗒”掉下一个熟透的西红柿。它圆润水灵的样子仿佛在说:“爷爷辛苦了!我来帮爷爷解渴……”我小心翼翼地剥去它的薄皮塞进嘴里,嚼着柔韧鲜嫩的果实,品味酸甜的汁水,喉咙燥火骤然消失,心里觉出凉爽,一行老泪已溢满眼眶。

      如今,满目疮痍的蒲草塘已是一圈圈菜园、一畦畦菜圃,错落有致的原野呈现一片碧绿的底色,嫩绿的菜苗,鲜艳的菜花,像一块块淡雅的碎花绒毯。清香扑面,令人陶醉。每逢有朋友来蒲草塘体验,我会豪气地说:“我地里的瓜菜乖巧又纯洁!你们尽可随意采摘,放心品尝!”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