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关注(A06)

特别关注(A10)

返回版面

诗读百遍 其义自见

      夏式微

      孔子曾说,不学诗,无以言。“诗三百”也被孔圣人盛赞: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诗经》在汉代成为“经”之前,原名为《诗》,本是一部歌谣的集子,虽然部分作品比较庄重,但大多数诗篇,都是富于生活气息的。中国许多文人名士,名字也都来源于《诗经》,例如周邦彦、吴敬梓、王国维、邵洵美、林徽因、梁思成、琼瑶、屠呦呦等等。甚至有人统计过,当代仍被我们常使用的成语中,出自《诗经》的多达300多个。

      《诗经》堪称“中国人的精神和美学家底”,两千多年来,它是文学领域每一位学者的重要研究对象,更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文学启蒙必读书目。

      为了让更多读者能切身体会到《诗经》之美,克服以往的阅读困难,由三秦出版社出版的《诗经》邀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骆玉明重新解注。

      此前,很多人感觉《诗经》读不下去的首要原因是里面的生僻字太多,一首诗不能完整的读出来便觉得索然无味,继而束之高阁。因此,新版《诗经》对生僻字、容易读错的多音字和假借字都作了随文注音,先解决读者“读”的需求。

      另外,当读者初读《诗经》遇到理解困难时,骆玉明行文质朴而优美的题解便发挥了重要作用。读者通过简要明晰的注解,能整体上把握某首诗歌的主题。然后,诗歌中的疑难处都作了白话文注解,其注释也是综合历代名家见解而取其优,并保留重要异说,不少争议处都会给出两到三种解释,为读者提供不同的解读角度。

      每个读者对《诗经》中诗作的不同理解,因此该版《诗经》并没有采用直译。骆玉明也表示:“所谓‘诗读百遍其义自见’,诗歌本身无法直译,一旦用白话文翻译出来就不可避免地损伤原文优美的意境,而读者常常先入为主地去用白话文来理解,这也未免暴殄天物。”

      比如《邶风》中有一首小诗《式微》:

      式微 式微

      胡不归

      微君之故

      胡为乎中露

      

      式微 式微

      胡不归

      微君之躬

      胡为乎泥中

      这首小诗简短,没有铺垫,主题不明,重点是对“微君之故”中“君”的理解,可以解为君王、君子,也可以是友人的敬称、情人昵称,如此则主题完全不同。若为君王,这首诗可解为:天黑了,你为何还不能归来,要不是因为那君王的缘故(服劳役),又怎会在露水中奔波。

      如果“君”为情人昵称,便可解为:这么晚了,为何还不归家,要不是因为你(幽会),我又何必趟在这露水里?

      一为讽怨诗,一为情诗,情绪表达完全不同。即使是“式微”这个词也有多种不同的解释 ……

      这时候骆老师的简明导读非常重要:不顾艰辛,期待所爱之人归来。或解作为君主服役而不能归家。或男女夜间幽会的调情。

      对于《诗经》而言,“多读”是我们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