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关注(A06)

特别关注(A10)

返回版面

家宴

      胡兆喜

      经过考查、笔试、面试、公示。老武终于坐上了某单位二把手的交椅。

      作为同乡,又是一同从农村进入城市的同僚,老白和我就闹着要老武请客。老武说这样吧,星期天你们陪我一道回趟乡下老家,老父亲早已打招呼让我回去吃顿饭了。

      老武父亲是位老支书,在我们老家那儿很少有人不认识他。

      一番家长里短之后,家宴开始了。没有其他人,连老武的父亲也没入席。端上饭桌的是一小罐家制的米酒,以及一大盘菜——小葱拌豆腐。

      就着桌上唯一的一道菜,喝下小半碗米酒,我和老白对望一眼,心说怎么还不上炒菜?马上酒宴就要结束了呀。老武只是一个劲儿低头闷声喝着酒。

      老武的父亲一会儿踱到里间,一会儿踱到外面。每次经过饭桌时,总是笑呵呵地对我们说:你们慢喝、慢喝。老白瞅瞅我又瞅了瞅老武说:这米酒喝多了也会上头的,喝不少了,吃饭吧。我忙应和,是呢是呢,吃点饭吧。老武也不大好意思地看了看我和老白说,那就吃点饭吧。

      这时,老武的父亲走了过来,看了看饭桌上已快亮底的那盘小葱拌豆腐,连忙高声喊道:“二娃他娘,没菜了,上菜啊!”只见老武的娘“咚咚咚”一阵小跑,端上了一盘菜。嗨,好家伙,又是一盘小葱拌豆腐。老白忍不住地扑哧一声笑了,或许为了掩饰失礼的表情,老白连忙说:小葱拌豆腐好呀,有滋有味又爽口,平时不大有口福吃到呢。边说边夸张地吃了好大一口。坐在对面的老武很难为情地笑笑。我忙附和道:是啊,平时呀大鱼大肉吃倒了胃口,吃这个菜,还真香脆入口呢,好吃、好吃。

      站在饭桌一旁的老武父亲仍呵呵笑着对我们说:我们在家也琢磨着,如今你们都在城里工作,都头顶一官半职的,也不稀罕啥吃呀喝的,难得回乡下老家一趟,总想让你们吃点啥特别的,寻思来寻思去,就做了这道小葱拌豆腐,这道菜好做,吃着还能解酒醒脑呢。

      老武父亲点燃一根烟,接着说,这道菜还有个说头呢。乡下人常说呀,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嘛。说这做人哪做事啊,就要像这小葱拌豆腐一样,清清白白的,一是一,二是二。说着,老人意味深长地望着儿子老武一眼,说,为了做这顿饭啊,你娘和我愣是想了几宿呢。你们喜欢吃,就多吃,厨房还有呢。

      老白觑了觑我,我瞄了瞄老武,老武也抬头望了望我和老白。几乎同时,我们三人默默拿起筷子,重新品咂起这只有一道菜的丰盛家宴……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