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李鹏飞 总编辑:徐辉 晚报热线 :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返回版面

鲜辣鱼粉

      彭梁心

      儿时,我常常跟着父亲下到河里,摘下长于河岸边的一种叫做香辣子的树叶,叶子捣烂后便会散发出一种辣辣的味道,当然,这辣会熏得人的眼睛难受。然后,父亲就用捣烂的香辣子去河里熏鱼。

      夏天,大河里的鱼较多。鱼多了,闹鱼的人便会偷偷地多起来,即便是夜里听到河的哪个地方有人用鱼灵精闹鱼了,河两岸的人打着火把也会朝着那河边赶,上上下下的河岸,这里是火把,那里也是火把,那场面壮观得很。

      河里的鱼被闹得多了,大鱼也就少了起来,那些鱼儿也似乎被弄怕了,见到人影儿,便躲进了各样的石洞里,这个时候,用香辣子在那些洞子外面熏,然后,一波一波地将那些水朝着鱼洞里晃,熏得晕头转向的鱼刚要钻出洞子,便被熏鱼的人抓在了手中。

      我喜欢闹鱼的气氛,但对于吃鱼却没多大的兴趣。看着我对鱼肉的淡漠,父亲常常会弄出各种花样,试图吸引我对鱼的兴趣。

      父亲知道,对于我很少吃的菜,即便味道弄得再好,我也会先产生一种排斥的心理,所以,当父亲看我对他做的鲜辣鱼粉吃得津津有味时,也不告诉我它是什么。我没想到,父亲会将那鱼弄得我辨不出味道了,只感觉吃起来香,特别是用它与饭搅拌在一起,那饭都变得香了许多。开始我问父亲,父亲都拿话给搪塞过去,直到等我对那食物产生依赖了,父亲才告诉我真相。

      那是一道让我特别感兴趣的菜,因为弄成的粉很细,所以,我竟然从来没有将它与鱼联系到一起。不仅是鱼被父亲弄成细粉了,那辣子也被父亲弄得细细的,细粉状的辣子与那鱼粉炒在一起,竟然炒出了一道美味。

      其实,我本可以产生怀疑的,每次父亲从河里回到家,那些弄回来的鱼都不见了踪影,有时父亲会骗我说,鱼给猫偷吃了,或者,父亲又说,看到家里的那条狗喜欢那些鱼,便给那狗改善伙食了,但我却从没认真去看猫啊狗啊吃那鱼的场景,当知道自己喜欢吃的那道菜其实就是那些鱼时,我大吃一惊!

      鱼的各种炒制方法,我也见到过,没想到父亲为了让我吃鱼,竟然挖空心思地弄出了一种让我瞧不出来的炒制方法,我的心里便有一些感动。从那以后,父亲用鱼弄菜的时候,也不再找各种理由支开我了。那时我也才知道,父亲一直在悄悄地探索一种让我喜欢吃鱼的烹调技法。

      父亲先是用一些佐料将鱼腥味去掉,然后将鱼放在热锅里弄干,再将弄干的鱼制作成细细的粉末,然后,再将弄好的粉末与辣子同炒。要炒出那种鲜辣的味道,辣子得用新鲜的。新鲜的红辣子或新鲜的青辣子都会炒出那种让人垂涎三尺的佳肴来,但两者所弄出的东西在口味上会有一些区别,在颜色上更是相得益彰。如果既用了青辣子,又用了红辣子,那就更是一种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当然,炒制的时候是离不了佐料的,什么姜、花椒、酱油、胡椒、黄酒、新鲜的橘子叶等。对乡下人来说,橘子叶是一种很棒的佐料。老家的人对橘子叶一直是情有独钟,特别是将新鲜的橘子叶用在肉类菜肴里,常常能弄出别具一格的风味。

      鲜辣鱼粉所用的原料最重要的是得保持一个“鲜”字,鱼得是刚刚弄回的新鲜鱼,辣子得是刚摘下的新鲜辣椒,橘子叶得是新鲜的。当然,鱼不能超过三指大,鱼大了是做不出那种美味的。

      年轻时的父亲特别喜欢吃那种小小的鱼,见我喜欢上了那道辣子鱼粉,父亲下河的次数更多起来,每每看到父亲在河水里熏鱼的背影,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温热的感觉!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2011年12月25日之前的内容请点击下方按钮前往浏览
    前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