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李鹏飞 总编辑:徐辉 晚报热线 :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返回版面

老柏家的故事

      柏加勇

      我出生在湘西南的大山里面,在年幼的时候,随母亲来到了省会长沙。父亲曾是北京卫戍部队的军人,在部队屡建军功,但是为了离湘西的老家更近一点,他放弃了留京工作的机会,转业到了湖南机床厂,简称“湖机”,位置就在新开铺。新开铺只有一条道路与城区相连,还好有三条公交线路通往市区,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有了中巴车(我们亲切地叫做“踩一脚”),出门才更方便。

      就这样,在长沙“南区”的一角,我们一家开始了新生活。那时,父亲早早“退休”,为的是让我哥哥“顶职”进厂矿工作。姐姐学习缝纫,跟着师傅到各家做衣服讨生活。工厂分配给父亲的就是一间不足30平方米的单间,我和父母就蜗居在这个小小的屋檐下。后来我们利用外墙的拐角搭了一间厨房,我印象最深的是,炒好的饭菜要从窗户递到房间里,遇上下雨的时候,还得当心雨滴落到饭菜上。有时姐姐回家来住,就在家里唯一的条桌上铺上毯子将就一宿。那时的条件想起来足够艰苦,但是父母亲都很乐观,总是告诉我们,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能是因为家里太拮据,缺少玩具,缺少课外书籍,也缺少玩伴,我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用学习来充实自己。从小学到初中,我的成绩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家长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别人家的孩子”。我清楚地记得,小学六年,除了夏天穿凉鞋,其它的时间我都是穿着一双黑色的足球鞋,有时看到别人穿着各式漂亮的鞋子,心里总是羡慕不已,而我直到20岁,才穿上我人生的第一双皮鞋。在读初三时,化学课朱老师送我一件酱红色的工作服,是带拉链的!那是我最好的一件衣服,我经常穿在身上,感觉整个人精神焕发、风流倜傥。这么多年,曾经帮助过我的老师、同学,还有邻居朋友,我们都牢牢地记着,心怀感恩!

      1993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所中专学校,那时考入中专就等于端上了铁饭碗,吃上了“国家粮”,从此人生有了着落。要知道我上小学时,粮食还是按计划供应,每个城市户口都一个粮本,每月有15公斤左右的计划粮。我和母亲是农村户口,口粮只能到原来的下河街一带买“黑市米”。从新开铺到金盆岭,再到涂家冲,一个坡接着一个坡,骑单车往返要大半天的时间。为了省几毛钱车票,父亲骑单车去买米,没少吃苦头。报考中专,我报的就是食品工程专业,那时家里人都松了一口气——以后再也不愁口粮的问题了!

      1997年,我被分配到了位于潘家坪的一家国企,每月工资248元。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凭着十多年的努力奋斗,终于成为了有正式工作的“国家干部”!我对未来满是憧憬。可惜那时中专毕业生实在太多,我们只能“以工代干”。没有想太多,我们这一批毕业生一头扎在生产线上,没日没夜地三班倒,从学徒到熟工、班长、车间主任一路走来。记得每次周末回家,总要倒腾三趟公交车,走的大致路线就是现在的芙蓉路,路两旁基本上是些低矮的老房子,湘雅医院和湖南日报社算是很打眼的建筑了,而不像现在,从伍家岭一直到涂家冲,高楼大厦林立,各种写字楼、商场、住宅高耸入云,让人目不暇接。

      充实平静的工厂生活过了6年,我成了一名下岗职工。真正踏入社会的前三年,没有一技之长,我频繁出入人才市场。为了生计,我先后干过各种销售工作。机缘巧合,我最后进入了汽车市场这个行业,经过十几年的打拼,从小业务员做起,后进入外企,再后来自己创业,到今日也算是小有成就。这期间,我结婚生子,买车购房,经历了人生的许多重要节点。

      蓦然回首,人生已至壮年。回望来时路,可谓一路艰辛,披荆斩棘,终守得云开见月明!突然就想起一首老歌: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