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李鹏飞 总编辑:徐辉 晚报热线 :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返回版面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征文

南郊那一片绿

      范良君

      国庆的前一天,天刚亮,读高一的孙女还没起床,我就洗漱完毕,匆匆地出了门。

      我的目的地是南郊公园。我之所以赶早,不是急着同公园广场上的大哥大嫂们打太极、练功夫,我是想用自己的双足,来丈量这儿的绿地。

      我的这个有些古怪的念头,由来已久。

      我第一次用双足来此“丈量绿地”,是在今年的端午节前。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从南郊公园南门出门,右拐向西,直达江边的人行道,1480步,历时12分钟;江边由南向北,直达殷家冲路的火车南站旧址,1540步,用时13分钟。

      在这样长的距离之间,我仅看见一幢高不过十来米的科技公司的楼房,再没有见到任何建筑物。在这段路,并非没有开阔地,那里,足够耸立一两幢现代化的综合体!

      比较橘洲公园、岳麓山景区,时下的南郊公园,少了些许人气,但我还是要写她,仅凭那片绿地!

      其间,我好多次利用早晨和黄昏,只身从北郊的邻近银盆岭大桥的家中,来到南郊公园。我觉得,从南郊公园南门到达殷家冲路的“火车南站旧址”,两个“景点”无形中连成了一片,成为一个整体,从而断绝任何想打这片绿地主意的人的念头。这其中,必有故事、大有文章。还有,这绿地中的一处处开阔地何以“完整无损”,既然已有一家科技公司存在,为什么不能够有第二家、第三家,如此等等。我很想从他们工作人员的口里“掏”出一些干货或素材,但都无功而返。

      我决心第二次丈量南郊的那一片绿地。这,皆因为我突然记忆起,公园负责人的一席话。长时期生活、工作在这片土地上的他,远比我更熟悉、更喜爱南郊,他将我所指的“满目葱茏”,形象地比喻为一位“睡美人”,“如果你站在橘子洲或者岳麓山去观赏她的话”。

      于是,我在这次赶早的前一天下午,就来到与南郊隔江相望的橘子洲!隔江东眺,一位熟睡的美人,惟妙惟肖!绿茵茵、起伏的山岗,是她的胸、她的腹部、她的修长的双腿……虽然她的肤色算不上惊艳,但我敢说,只要走近她,绝对想多做停留。

      现代化的城市里,能有这么一处绿地,这是市民的一种福祉。

      这引发了我第二天清晨来“丈量绿地”,我先去了公园深处的竹苑和惠泉探幽。茂林修竹、淙淙流水,这是南郊人为今日长沙珍藏、奉献、守护的一份自然遗产。可怜那竹上紫色的斑点、井台上暗绿的苔藓,差点让我忘却前来南郊的“重任”。

      归去的路上,我几次停下脚步,为路边山体上的一处处“山体加固生态修复工程”拍照、留影。那儿,新砌在山坡上的砖石、深扎在土地中的木桩,一心一意为的是:预防水土流失所引起的山体滑坡。我心里想说的是:费心了,南郊公园的劳动者们!

      我几乎是在金桂的浓郁香气中离开公园的,为自己离开后不能持续享受它,一路暗暗惋惜。

      这一次,我没有理睬手机的记步功能,而全凭人工:一步、两步、三步……一百、两百、三百…… 很快,我高兴地发觉,路边,也闻到了桂花的香气!抬眼望,菜花的金黄、不是开放在绿野,是闪烁在绿叶丛中。

      来到火车南站旧址所在的殷家冲路,我仍没有停步,继续向北,这一次,可不是十二三分钟,一直到南湖路口,我整整步行了35分钟,右手边仍旧没有见到一幢建筑物,依旧是满目葱茏,依旧是金桂飘香……

      穿过马路,我来到湘江的堤岸,清晰地望见橘子洲头的“青年毛泽东”,望见俊秀的岳麓山。突然明白,我所在头顶的山体,才是睡美人的头部,南郊公园那一头的绿,是睡美人的双腿、伸延至湘江水中的双足!

      我的第二次“丈量绿地”,没有白费功夫!

      一早离开家,已经连续步行近三个小时,我觉得惊讶、暗自高兴,甚至,有些得意!

      南郊公园的朋友发来微信,称赞我:“您是城市发展、环境保护工作的体恤者、理解者。”

      其实,因为这一片绿,我们每一个长沙人,都是绿水青山的期盼者、追求者和分享者,而那些默默地守护着这富饶的“金山银山”的人,更为高大,更为无私,更值得我们理解和赞美!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