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我长大了

      贾黎(大三学生)

      百度百科上说,成长,指长大、长成成人,泛指事物走向成熟,摆脱稚嫩的过程。简而言之,就是自身不断变得成熟的一个变化过程。

      8岁那年,家里搬到了镇上,租住在一间小木房子里,打算修房子。一整个夏天父亲与母亲都为修建新房忙活着,请工人、打地基、买各种建筑材料,给工人做午饭与送水。有一段时间父亲到县里走亲戚,母亲一人在家给工人们做午饭,可母亲一个人常常忙不过来,我自告奋勇地担起了给工人叔叔们送水的任务。我每天提着一个橘黄色小桶,里面装着好几瓶大瓶矿泉水,慢慢悠悠地从租住的房子赶到修房子的工地,送过几次水后我和工人叔叔就熟了起来。一次吃午饭时,一位叔叔指着我对我母亲说,他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母亲看着我笑了笑,答道,是的,我家的儿子长大了。我长大了吗?我不知道,不过被人夸奖的感觉很好。

      高三那年我已经过了18岁,在高中最后一个学期的最后两个月里的某一天,班上有个同学过18岁生日,本来我们打算趁晚自习下了在班上悄悄给他送上生日祝福,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过生日的事情被班主任知道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班主任用了一节晚自习专门给那个同学过生日。吹完蜡烛、唱完生日歌、送上生日祝福,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说:18岁,意味着你们是一个成年人了,你们不再是孩子了,你们会离开家门,你们会走得很远很远。我是一个成年人了吗?是的,我是一个成年人。可我好像还是没有弄懂“成年”的含义,一心装着的是同学之间即将别离的不舍之情,以及对老师口中的未来的憧憬。

      那个暑假我已经20岁。我来到了表哥工作的工厂打暑假工,父母在城市的另一边打工。我跟着表哥每天在厂房里忙活,热得满头大汗,累得一回到宿舍只想蒙头大睡。我没有了假期,没有了老师的教导和写不完的作业,我和厂里的工人一样,做着同样的事,准时上下班,每天早上会去那家红兴早餐店买几个包子,我短暂地扮演了一次我所认为的大人——能挣钱养活自己。暑假工完毕我同父母告别,告诉他们我挣到了自己的学费,他们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又拿出两百元钱,用开玩笑的口气说,这是孝敬您二老的。父母有些吃惊,他们夸我真的是长大了。将两百元钱硬塞在父母手里,我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然后父母与我告别,望着他们不再年轻的背影,我突然感觉自己长大了。

      当然我以后还会经历很多磨难、欢乐,以及不眠的夜晚,我也会在岁月里一点点弯下身子。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