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奶奶问天气

      洪斯锦(高三学生)

      匆匆地吃过晚饭,我跑到校园商店里,马上抱起了电话打给奶奶,今天是她的生日。读高三的我,每天都是争分夺秒地在战斗,不能和爸妈到乡下为奶奶庆生。

      爷爷去世五年多了,奶奶一个人依旧守在爸爸出生的那个小山村里。尽管爸妈多次请求奶奶住到城里来,但是奶奶一直割舍不下那片土地。

      我初中时走读,每晚总是习惯性地给奶奶打电话,奶奶总是先问我的学习情况,然后就叮嘱我吃饱饭,最后无一例外地问一句:“细孙,明天什么天气?”所以,每当我要给奶奶打电话时,我总是先问问爸妈明天的天气预报。我经常心里纳闷,奶奶生活在乡下,很少出远门,老人家每天关注天气干什么。

      那是初中毕业后的暑假,我独自来到乡下,陪伴奶奶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乡下的早晨清凉惬意,我赖在床上只想睡个天昏地暗。迷糊中,隐约听见些许声响,是楼下奶奶打开了堂屋门,迎接新的一天的曙光,奶奶喂养的几十只土鸡也叽叽喳喳地叫着,从鸡笼里飞奔出来。

      每天早上8点,奶奶总是准时叫醒我。这时,香喷喷的早餐已经上桌了。

      奶奶陪我吃过早饭,叮嘱我自个儿看书,便出门去了。有时,闲得无聊的我也跟着奶奶出门去。奶奶家有三处菜园,除了去镇上赶集之外,奶奶每天就是到菜地里转转,浇浇水、施施肥、除除草,侍弄着蔬菜,菜地里的蔬菜总是郁郁葱葱。奶奶采摘时对我说:“不想出汗,休想吃饭!细孙,你读书也要是这样的。”

      每每奶奶忙到太阳高照才回家,这时的天气,没一丝风,悬挂头顶的烈日,喷射出铺天盖地的火龙,暑气逼人热浪滚滚。奶奶便在家里打扫卫生,给鸡儿喂食,处理采摘回来的蔬菜,准备中午饭。

      有时,奶奶免不了埋怨天气,蔬菜都快要干死了。

      我跨进重点高中的大门,仿佛和乡下奶奶的家隔离了,再不能每晚嘘寒问暖,也不能节假日跟爸妈到奶奶家走走。寒来暑往,岁月无情,已过花甲之年的奶奶鬓发成霜,我心疼无语。

      奶奶依然独居,陪伴奶奶的是夜间的孤灯、驱散寂寞的电视,还有就是一条黄狗、几十只土鸡。

      奶奶的菜地里,依然是绿油油一片,只是,菜地周围的柴草疯长,四处侵略着肥沃的菜土,瘦小羸弱后背微驼的奶奶极力地与岁月抗争着……

      忽然间,我仿佛悟到了奶奶每天关注天气的缘故了,奶奶是不甘屈服岁月的摆布,她要勤劳地生活,和那黑土地长相厮守,收获沉甸甸的劳作回报。想到这,我不由更增添了对奶奶的尊敬。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