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在大英博物馆看中国文物

      陈若瑜(大三留学生)

      大英博物馆是英国国家博物馆,离我住的宿舍和上学的学校教学楼、图书馆都只有几分钟路程。早就听说大英博物馆藏品丰富,涵盖了各个国家各个历史时期的文物,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而我最关心的,自然是博物馆里的中国文物。

      我终于进入了大英博物馆中国馆,展馆是闭馆重修后于去年11月底重新开放的。它的展厅中间是一条走廊,两侧是一个个被展架隔开的空间,里面摆放着不同朝代、不同种类的文物。石器时代的陶器、玉器一间,隔壁是商周的青铜器,对门是清末民初的革命宣传画。大英博物馆的中国文物可以说是种类齐全,不乏精品。这里有现存体积最大的唐三彩,就连传世作品只有七十多件的汝窑瓷器,这里都有收藏。然而,这些文物的文字介绍、陈列方式让我不禁猜想,它们是否真的被用心对待。如这里的一个陈列柜试图模仿清代的多宝阁,却又只得皮毛:瓷碗、瓷瓶被密集地堆砌在一起,毫无错落有致的美感。在这座规整的展馆里,每个时代的文物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像是散落的历史碎片,中国文化的审美情趣、民族气质,没能得到很好的展示。

      更让我看一眼就有些气愤的是,走廊尽头的一幅巨大的壁画颜色已经暗淡,表面也满是裂纹。走近一看,旁边没有文字说明。后来我在网上看到,这幅壁画是敦煌壁画的一部分,可惜被英国人硬生生地连墙壁一起切割运回了英国,给壁画带来了很大的损伤。

      中国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他的一次演讲里说,海外的中国文物就像是无根的浮萍。的确,离开了创造它们的土地和文明,这些文物就从一个民族中被剥离出来。身在异乡,这里的人不会那样珍视它们所展现的历史时光,不会尽力去重述它们的故事了。在大英博物馆中国馆里,唐代造型各异的人偶就只是人偶而已,百花齐放、莺歌燕舞、钟鸣鼎食的大唐盛世无处可寻,其“中性”“不偏不倚”在我看来近乎无知与冷漠。与之相比,同样是闭馆重修后的我家乡的湖南省的博物馆,在展示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时不仅更完整地展现了汉代贵族的日常生活情景,动画、投影、音乐等多媒体展示也让观众能更清晰地了解文物,留下更深刻的印象。这样的工作,更需要的是对文物的珍视,是希望更多人理解它们的价值。

      不管我们如何不乐意,想让国外的博物馆归还这些文物,近期恐怕难以做到。也许,现在只能希望这些流落海外的文物能为世界各地的人们认识中国历史文化提供一个窗口。然而正如人和人之间很多时候都难以相互理解一样,不同文化之间的鸿沟也需要异于常人的耐心与天赋才能够跨越。来大英博物馆参观的游客里,又有多少人会试图拼接起这些历史的碎片,去探究这些玉石、瓷器、字画背后的意义呢?

      不过,大英博物馆内的中国文物还算是幸运的,毕竟有能够读懂它的人如我等常来探望。在中国馆,我常常看完商周青铜器上的铭文,再看宋代图卷上的文字,再读清代金石学著作中的文字考据。馆内有一幅字画,是《诗经》两篇(《宛丘》及《东门之枌》)及其配图,其上的书法写就已经几百年了,但它们是如此熟悉,以至于我们之间的时间隔阂都被抹去。有一回,在这幅字画前,一个英国人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并问我是不是真能看懂这上面的文字。我说,虽然汉字经历了很多变化,但普通中国人都能看懂这上面大部分的字。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了一句“真厉害”。

      中国人以自己流传几千年的文字而自豪,当一个外国人提起这个话题,我在受用之余却又怕自己产生太多优越感。五千年文化传承,到底意味着什么?忽视、抛弃文化自不可取,但如果只顾赞叹古人的智慧、文明的辉煌,又可能落入夜郎自大的另一极端。文化传承的意义,绝不仅仅是流于表面的赞美,而要让五千年的历史更好地成为我们经验的宝库与灵感的源泉。我们欣赏文物、了解历史,为的是让祖先的文化血脉融进我们的生命,使这个民族的记忆向历史深处延伸。大英博物馆里的这些中国文物,正是这些记忆最合适的讲述者。

      闲暇,我仍然经常去中国馆走一走看一看,在馆内的长椅上坐一坐,让这里的文物带我看金戈铁马,听丝路驼铃,游江南酒肆。每当我离开这里,重新回到伦敦的天空下,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不真实感。我在异国他乡能够得到它们的陪伴,真是无比幸运。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