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人与花心各自香

  • 漫画/余宁山 漫画/余宁山

      晓寒

      桂花开了,谢了,那香味儿却仍似在飘荡。风越来越柔软,霜还在云朵里酝酿,草木也没有凋落,山峦染上了黄色,黄里夹杂着红,像是经过了沉淀的日子。

      文人墨客,对桂花情有独钟,随手翻一下诗词,到处都能闻到桂花的香。李清照的《鹧鸪天·桂花》很多人都熟悉,“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先写颜色与性格,然后转向议论,为桂花抱不平。独辟蹊径,词是好词,心也是好心,只是桂花未必领情。花也与人一样,独处惯了,懒散惯了,会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无意和谁去比个高低,也从未想过要跻身到哪一个领域。

      在这点上,黄庭坚看得很透,他的《答许觉之惠桂花椰子茶孟·其一》富有真知灼见:“万事相寻荣与衰,故人别来鬓成丝。欲知岁晚在何许,唯说山中有桂枝。”双鬓成丝,荣辱看透,就住在山里,与桂花相伴。不是菊花,菊花有标榜之嫌,也不是梅花,梅花过于凛冽,硬朗。只能是桂花,长于山野,风里雨里,无欲无求,无牵无挂。一个人,能淡到桂花一样,也真是有福了。

      辛弃疾的《清平乐·赋木犀词》充满了情趣:“月明秋晓,翠盖团团好。碎剪黄金教恁小,都著叶儿遮了。折来休似年时,小窗能有高低。无顿许多香处,只消三两枝儿。”先写形,再写香。这么香呀,有两三枝足够了。辛词的风格变幻无穷,豪放时如铁马秋风,婉约时如烟雨朦胧,有时干脆用俚言俗语,活泼俏皮,浑然天成。宋代词坛,高手云集,但无论怎么看,辛弃疾都是一顶一的高手。

      宋代无名氏有一首《金钱子》,偶然读过,一直有印象:“昨夜金风,黄叶乱飘阶下。听窗前、芭蕉雨打。触处池塘,睹风荷凋谢。景色凄凉,总闲却、舞台歌榭。独倚阑干,惟有木犀幽雅。吐清香、胜如兰麝。似金垒妆成,想丹青难画。纤手折来,胆瓶中、一枝潇洒。”上阕调子哀凉,下阕写内心的惊喜,悲喜对照,桂花的特点呼之欲出。人的感受有时候是相通的,想起朋友微信上的一句话:“在桂花香里,不说离愁,不诉忧伤。”

      小城多桂花树,花开时节,长街深巷里都流动着花香。入夜,我喜欢沿着河边那排桂花树漫步,清凉的夜风里,感觉脚下铺着一层花香,脚步慢了,心从容了,好像稍微走快一点,就会踩疼了花香。这时候,感觉日子真是美好,什么挂碍都没有了。想起早年住小镇上时,书房外面是一株比脸盆还大的老桂花树,花开时把窗敞开,花香便填满了一屋。朱淑真那个句子,仿佛就是为几百年后的我写的:“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