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蓝衣少年

      佳蔚(硕士研究生)

      宿舍楼下是一棵很大的、我也叫不出名字的树,它已经超过了我宿舍正对着篮球场的玻璃窗的高度。我常常会看到楼下篮球场上的那个蓝衣少年,可是那会儿是初夏,树上绿色的叶子把视野遮挡得严严实实,我就算努力地踮起脚尖,左右晃动,也只能透过细微的缝儿看到光亮,好在少年总是穿着蓝色球衣,我总是凭借绿色叶子里的一点儿蓝色来辨别他。

      有时候我能靠着窗子的玻璃呆上一整个下午,直到傍晚,所有的绿荫里都找不到蓝色。少年拍球很用力,你问我怎么知道是他在拍球?因为那会儿还是六月,夏天的下午两点正是太阳最高的时候,聪明的人总会选择躲在屋子里,吹着空调看NBA,只有蓝衣少年会在被炙烤的操场的篮筐下跳跃。我甚至觉得能看到他脸颊甩落下来的汗珠,被太阳照耀得像一颗颗闪着金色光芒的珍珠。所以我开始看他打球,当然他一点也不知道。

      我记得刚刚发现他的时候,他总是站在三分线上,踮着脚,扬起手里的篮球,眯着一只眼睛像是瞄准似的对着篮筐,球总是砸着篮板“砰”地弹回来。他也会上篮,但是总会在中途自己停下来,似乎自己也觉得刚刚犯规了。那时候他脾气不好,总会把球用力地砸在地面,弹起来快要有他那么高,大概一米八五吧。

      这么有趣的人我当然不会错过,尤其是在我读书、科研遇到挫折,进展不顺利的时候,想要自暴自弃前,看到他砸球以后又跑去把被扔得很远的球捡起来,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很小心,然后又一次认真地瞄准篮筐。这时,我的心情似乎也好点儿了。

      冬天来了,大风为宿舍窗前那棵大树换了个发型,它的叶子变得稀疏,我的视野总算清晰点了,我甚至觉得能看清楚他的脸,不过我和他直线距离大约有30米,就算戴着度数稍高的隐形眼镜,我也看不清楚他的真实模样。不过,蓝衣少年扬手投球的时候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发出“砰”的砸篮板声了,取而代之的是“咻”的一声,我知道那是篮球进入篮筐摩擦篮网的声音,他也不会再用球重重地撞击地面,篮球再也没办法弹起来超过他的身高。上篮的时候没再突然停下来,还会有其他颜色球衣的少年跃起伸手来防守他的进攻,不过都失败了。

      今天下午的阳光很好,在昨天意味着冬天到来的大风洗礼下,窗前大树上的叶子已经几乎掉光了,仅剩的几片像是荡秋千一样晃悠着。依旧是下午两点,依旧是宿舍楼下篮球场最远的距离,蓝衣少年越过穿着红色球衣的对手,运球到篮下,篮下站着的黑衣少年大概一米九,扬手阻挡的时候,蓝衣少年身体向右倾斜吸引黑衣少年的目光,那个瞬间,他快速地回到左侧,伴随着“咻”的声音,我知道他又进球了。为了看得清楚,我把手机的照相机软件开启了放大模式,我看到摄像头里他突然回过头朝着我的镜头,嘴角右侧微微上扬,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大拇指朝他比了一个敬佩意味的手势。

      自以为偷偷当了五个月观众的我或许早就被蓝衣少年发现了,不过他大概不知道我见证的不只是他现在高超的球技、每个帅气的投球瞬间,更多的还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和不放弃。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