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星城地产(A08)

返回版面

李清照,到底是不凡女人,豪放饮酒,词情喷发,一首清婉流丽的《声声慢》把自己现状抒发得淋漓尽致,真是情韵清骨,烛照将来。或许,她压根就没想过这词能冠绝古今,或许,她并不在意身后评说

那一杯散发着清香的淡酒

      

      彭定华

      她行走在那个冬天的一个黄昏,寒风阵阵,透过裙衫吹到了心窝。年过不惑的她依旧风姿绰约,如果穿上华丽衣衫,绝对是气质型风景美女。她是李清照,连日来带着十几车古籍文物和半部没有完成的《金石录》奔逃,显得有些疲惫。旅店旁的梧桐树叶飘忽,黄花凋零满地,密密麻麻的细雨斜织着,淋湿了愁绪,想起才亡故的丈夫,她眼眶又一次湿润了。逃亡的日子惴惴不安,这个坚强的女人没空打理决堤的泪水,大概只有在一个人的夜晚才可以放纵一回。

      多年来,李清照习惯了日子有酒,高兴时酒能助兴,是兴奋剂,忧伤时酒可解忧,是忘忧水。刚过去的秋天真是个多事之秋,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咋就这么匆匆走了呢?赵明诚不到五十,还有许多未竟事业啊!人生真是难以预测,甚至残忍到来不及准备什么。李清照叹息着:“满腹愁情从何寄,且用淡酒醉一回。”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那是只刻有兰花图案的酒杯,随身携带许久,似一个忠实伙伴。本来有一对,那只随他而去了。原来能真实看见梦里的人,现在只有醉了才能看见。

      也是这样的黄昏,也是这样的形单影只,也有风吹雨打黄花跌落尘埃,那是新婚第二年的重阳,她和赵明诚分别,相思无奈,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就托鸿雁传书一首《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还记得赵明诚收阅后的欣喜之状,这个多情才子相思无计可消除,曾三夜未眠作词数阕回复,固执地以为能增加情感厚度。《醉花阴》曲谱还在耳畔,君却中途仙驾,叫人怎面对漫漫长夜?天下之大,再无知音。酒杯虽小,却盛世界。不,他只是去了另一方地方,并没走出这个世界。还是高举酒杯祝君一切安好吧!

      转眼伴君20多个春秋了,为什么走得最快的总是最美的时光?看着远飞的大雁,怎就想起了鸥鹭?哦,那是少年时代的事了,那天在溪亭游玩,喝得酩酊大醉:“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还是无忧无虑的日子好哇!后来,认识了你赵明诚,走进另一段人生。 和你初见,宛如昨日,历历在目。那天正在荡秋千,猛然间发现有少年眼光偷窥,这眼光似曾相识,是前世还是梦里?少男本多情,少女善怀春,这目光触电的感觉还是第一次遇上,后来把它珍藏在《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这个书香少年到底施了什么魔力呢?约见他竟有诗情画意,眼中景物皆情语:“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自从把心交给了赵明诚,有过多少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呢?唉,想起花园里填词作赋弹琴吟唱的情景,想起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笑语,想起“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的片断,怎能不心醉?李清照心里荡起涟漪,嘴角浮出淡淡的笑容,有的时候,温馨的过往也是一剂良药,能找回笑的滋味。

      忽然,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她来不及控制,泪水又涌了过来,为什么偏偏在笑的时候你就来呢?就让它酒未到,先成泪。她自饮自酌,自言自语。醉眼蒙眬中,掠过人马厮杀的影子,掩杀了她的欢笑。实际上,她的欢乐在两年前的五月就消失了,那个日子让人刻骨铭心。金兵铁蹄踏入,人们逃的逃,躲的躲,幻想着能逃出劫难……国破山河不在,恨别花鸟惊心,一路上,见过太多的流离失所。

      那天得知赵明诚在青州的书屋被毁了,十余屋书卷被敌兵点燃,化作灰烬,李清照的心在滴血,燃烧的不止是书,更是后半生的幸福所在。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紧接着赵明诚也一病呜呼。孤苦无依的李清照,还在逃亡中继续,离愁渐行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她恨,恨如潮水漫;她怨,怨至愁肠断。遥望故国,国在哪里?遥望故乡,乡在哪里?“残灯明灭枕头欹,可谙尽孤眠滋味?”

      大概,今生只能在酒杯里寻寻觅觅了,李清照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好象预测到以后的惨淡人生一样。转瞬,房内有玉珠词句响起:“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悽悽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到底是不凡女人,豪放饮酒,词情喷发,一首清婉流丽的《声声慢》把自己现状抒发得淋漓尽致,真是情韵清骨,烛照将来。或许,她压根就没想过这词能冠绝古今,或许,她并不在意身后评说。只是,后人自不会忘却那千古一愁的黄昏和那一杯散发着清香的淡酒。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