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 | 王月冰:那年夏天,母亲的酸莴笋皮影响了我一生(有声)

 【原标题】王月冰:那年夏天

    多年前的那个夏天,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全家人都很高兴,特别是母亲,拿着录取通知书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可是,近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立刻又让我们着急起来。接下来的好些天,父母想了很多办法也没给我凑到学费。我非常担心自己上不了大学,父亲也显得很烦躁。母亲在家里到处翻找,希望能找出一些能卖钱的东西,她嘴里还安慰我说:“不就一万元吗?一定会有办法的。”

  父亲把地里的冬瓜、辣椒、豆角等都摘了,堆在脚踏三轮车上,和母亲一起去了镇上的水泥厂食堂,正值蔬果旺季,价格超级便宜。负责食堂的四大爷同情我爸妈大老远送去,勉强买下了这些菜。一车的菜,才卖了100多元。

  母亲环顾着食堂,微笑着问四大爷:“我们家还有些土豆、红薯、大米,您要买一些不?”四大爷摇头说:“现在天气太热,大家食欲都不好,根本吃不了多少。”

  父母只好悻悻地出来了,走到门口,母亲看到旁边堆着一大堆削下来的莴笋皮,突然又折了回去。经过四大爷的允许,母亲和父亲一起把这些废弃的莴笋皮捡了回来。

  我们都很惊讶,母亲却干劲十足,她说曾听一位老中医介绍,莴笋皮促消化、利尿、能预防心脑血管疾病,还能预防癌症。“天热,水泥厂的职工没胃口,酸莴笋皮他们说不定喜欢吃。”母亲的表情和眼神里都充满希望。

  母亲把莴笋皮里面的筋骨一点点去掉,只留下外面那层皮,然后洗干净。又用大锅烧了开水,把莴笋皮往水里一焯,大概十秒钟,捞上来。晾干,放到老坛中,盖紧盖子闷上两天一夜。

  在免费试吃了母亲送去的酸莴笋皮后,四大爷要母亲把她做的全部送去,而且出了高价,只是提了点意见:还不够脆。

  母亲急急地走访了十多位老阿婆,终于有一位告诉她:做酸菜用“水淹法”,更脆!

  请教到了办法,母亲连忙操作起来。莴笋皮去骨后,母亲不再用开水焯,而是晒。等莴笋皮晒得半干了,再洗,洗了后直接扔进一口大缸里。铺一层莴笋皮,撒一层盐;又铺一层莴笋皮,又撒一层盐……最后,往缸中注水,水把菜刚刚淹没了就将缸口盖好,等待五六天,再捞出来,晒得半干。这样做出来的莴笋皮,果真酸酸脆脆,而且特别清爽。

  水泥厂的职工们纷纷反映酸莴笋皮好吃。四大爷还介绍别的工厂食堂到我们家来买,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父亲到县城的食堂、厨师学校把莴笋皮收回家,母亲就在家中做,做好后父亲再拿去卖,后来甚至还卖到了省城。

  那个夏天,我们家的堂屋里摆了很多口大缸,母亲没日没夜地做酸莴笋皮。她的指甲因撕莴笋裂开、掉落,她的双手被莴笋皮染成了暗黑色。可是母亲开心,她深夜坐在竹席上数着那些卖酸莴笋皮得来的钱,很是激动:“我就说总会有办法的嘛,只要开动脑筋,天无绝人之路。”

  那个夏天,我不知道母亲做了多少缸酸莴笋皮,总之,我顺顺利利地上了大学,母亲还给我买了崭新的行李箱,外加几套新衣服和新鞋子。

  直到现在,每次削莴笋,我都会小心翼翼地把皮放好,存起来做酸莴笋皮,偶尔送给朋友同事吃,大家都说好吃。

  其实,在我心里,这道菜对我的意义远不止在味蕾。因为在那年暑假后的岁月里,每次遭遇困难,我都会想起母亲的那些话,比如“总会有办法的”,比如“只要开动脑子,勤劳,天无绝人之路”。母亲在困境中不辞辛劳、努力付诸行动的身影,一直印刻在我的脑海中,深深地影响着我的人生。

【作者:王月冰】 【编辑:罗亚坤】
关键词:夜读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