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陈队”的春天

  ■朱鹏飞

  “陈队”是我单位物业管理社会化对外招标进来的第一任物业公司的保安队长,从他进来那天起,我们便叫他“陈队”。“铁打的‘陈队’,流水的物业”,物业公司实行一年一公开对外招标,公司换了好几个,“陈队”却一直留了下来,虽然他不再是保安队长,却一直享受“队长”的称呼“礼遇”。

  “陈队”话不多,甚至他怕用眼睛正视我们,碰到能叫出名字的员工就叫一声,不能叫出的就笑笑,一晃而过。“陈队”全天候在单位,我们随时能联系上,是单位元老级别的“编外人员”。节假日,尤其是特殊时期的巡逻,一般是“陈队”陪单位后勤部员工进行,对他来说分不清哪份工作是八小时内的,哪份工作是八小时外的。

  “陈队”有电工证,是熟练电工,他是保安,同时也兼电工,相比其他物业员工,“陈队”要多一点点工资。“陈队”平时做保安,遇到哪个办公室有事,我们就打“陈队”的电话:“‘陈队’,我们的日光灯坏了,你赶快来换好,我们正好在做工资表,不想影响发工资的进度。”“‘陈队’,女厕所又堵塞了,带个大点的吸盘来清理一下。”“‘陈队’,明天上级领导来检查,清早要把横幅挂好。”“‘陈队’,电业局说要停电,今天晚上你做好停电准备工作。”……反正在单位“陈队”似乎无所不能。

  “陈队”是单位的“佣人”,他随便进哪个办公室,我们从不介意。过年过节,财务部也经常加班,有时看到“陈队”正好利用没人叫他时,换灯管,装插座。“陈队”经常将地上的垃圾随手捡起放进垃圾箱,不管是不是他分内的事。当花园中小灌木杂乱无章生长时,他会抡起那把长长的园林大剪刀修剪起来。虽然不专业,功夫不负有心人,小灌木经他多轮“剃度”后,像模像样。今年春节,有一天我值班,他在寒风中扫地,我说:“陈队”你要趁领导上班时扫啊,今天领导休假你扫了白扫。“陈队”呵呵笑:“天气太冷,我扫下地,暖和暖和。”他还真不是为了驱寒,而是习惯于不停地做事。

  七月份,我们搬办公室,汗牛充栋的会计凭证、账本都沉甸甸,搬乱了还不好清理。二楼搬到七楼,电梯正逢装修期间不能用。我们给劳务费,叫“陈队”请人一起搬,“陈队”舍不得帮我们请多了人,怕多付劳务费。刚上班他就开始搬上搬下,中午都不休息。他找来一块作废的横幅,做成一副挑担,以提高效率,“陈队”把业主的事当自家事搞。“陈队”做事也不讨价还价的,单位上有点体力活都爱叫他来帮忙,也会给他私人一点劳务费。这样引起其他保安眼红 ,但其他保安要么是年龄大了点,体力活吃不消,要么是对报酬期望值过高,有的先讨价还价,不受待见。“陈队”就是这种做不上惊天动地事业的普通人,平凡得如食盐,少了还不行。

  单位物业一年一招聘,我想起去年对外招标物业公司的预备会。会上后勤部负责人提出前置条件,不管哪家物业公司中标,原物业黄师傅和“陈队”我单位有权留下。参与评标的专家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看到这两个同志,我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心里踏实。”

  我补充了一句:“‘陈队’是保安里做电工做得较好的,是电工里做保安做得较好的复合型人才。”大家哈哈大笑。还有人说:“正是有陈队这种人在单位,不管风云怎么变幻,物业才会不受制于人。”大家随即附和“那确实”。工作就是这么回事,你只管默默地做事,别人自然会替你说话的,自己努力工作,就是最好的社会关系。

  今年单位对外招标物业公司时我没参与,又换了物业公司,“陈队”还是留下来了,待遇一般(物业公司如何发工资我们不干预),他有离职之意。有时人的命运不一定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只要努力,像“陈队”这种人都会找到自己的春天。

【作者:朱鹏飞】 【编辑:黄能】
关键词:保安
>>我要举报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