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仓农舍的恩情与爱情 |“长沙红色学院”系列微党课④(视频)

  杨开慧故居位于长沙市东北约60公里的开慧镇板仓。故居前临公路,后枕小山。四周有松柏、香樟、翠竹环绕。故居为一农舍,依地势分三阶梯共三进,面阔3间,土砖墙,小青瓦,大小房间共28间。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1957年春节,毛泽东给友人李淑一写信,附上了这首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它原本是一首“悼亡”词——悼念亡妻杨开慧和友人柳直荀,诗人却使之升华成为一曲忠魂颂。

  据史料记载,毛泽东原作本为“我失杨花君失柳”,他在草写时,灵感突发,将“杨花”改为了“骄杨”,并特别解释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一个“骄”字,瞬间让悲哀化作了敬仰。

  “骄杨”——热烈而深情的呼唤。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深情,还得从1916年的板仓说起。

【作者:曾灵 周数邑】 【编辑:王志伟】
关键词:长沙红色学院
>>我要举报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