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有阳光的日子

  ■丽霞

  庄稼已经收割,田野一下变得空旷,从它宽阔的胸膛里透过来一丝悠悠的气息。阳光褪去它火辣的性格,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东边没待多久,很快便跑到西边去了。那些晾晒在阳光下的庄稼追逐着阳光,让自己更加厚实内敛。

  午后,静静的院落里,偶或从远处传来几声狗叫。风拂过田野,拂过院里那两棵挂满黄叶的杨树,拂过一个满头白发、佝偻着的老人。她正将晒垫上的豆从晒不到阳光的地方往阳光里挪动。当豆粒重新笼在暖暖的阳光下时,她搬来一条凳子,躬下身来,一粒一粒挑拣出干瘪的豆粒。远处一只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咕咕地走了过来,小鸡一边在地下啄食着老人丢下的豆粒,一边像影子一样跟在母鸡身边。一只小鸡因为贪吃没有跟上,母鸡赶紧往回跑,将它唤到身边。

  老人出神地凝望着这一切。这些小鸡多像她羽翼下长大的孩子。她就像那只母鸡,土里苦扒苦做供小儿子读完大学。然后大儿子、女儿全都出外打工,三个上学的孙子,四头猪,一群羊,一头牛由她看管着;接着,城里的儿子生了孙子,她在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城市里一待就是三年,直到孙子上了幼儿园;紧接着,两个外孙女考大学,她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照顾她们的饮食起居。她照顾这个护着那个,一个也不落下。

  春天播种,秋天收获,日子在轮种中流逝,他们像一只只羽翼丰满的鸟儿一样从她的身边陆陆续续飞走,上班的上班,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不再需要她的照顾。

  现在她像当年照顾孩子们一样照顾她的土地。一个人从早晨忙碌到傍晚,看着那些红红绿绿、长长短短的菜,像看着孩子一样高兴。儿女们劝,不需要那么忙碌,坐下来享享福。她宽慰孩子们,不碍事,不动一下全身筋骨都不舒服。对孩子们的好心规劝实在难以应承,她当面说好,孩子们一走,她照样挪动着因长年劳作、已经变形的双腿,喂鸡喂猪。一跛一跛的身影又出现在山里土里。

  她喜欢有阳光的日子,不管它是火辣辣的还是和煦的。她一筐筐采回地里的菜,认真地一根根挑拣、洗净、晾晒在阳光下。她看着那些在阳光里变干变香的菜就欢喜。她在心里盘算着,外出打工的女儿爱吃的干豆角,上大学的外孙女爱吃的白辣椒,城里媳妇榨豆浆的黄豆,城里的孙子要吃土鸡蛋……一个都没忘记。

  太阳日渐偏西了,她将暖暖的收藏着阳光收藏着雨露收藏她滴滴汗水的滚圆的豆粒装进袋里。和那些她在夏日里晾晒的干辣椒、豆角、盐菜堆放在一起。孩子们回来看她时,每个人手里都不会落空。

【作者:丽霞】 【编辑:黄能】
关键词:阳光
>>我要举报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